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0409浏览695416本站已运行4321

办公室好长好硬水好多 车子颠一次就进入的更深

其实,黑豹的地盘,的确是被李航给吞了。

原因很简单。

黑豹的地盘连着许沐晴现在负责的码头工程。

为了保护许沐晴。

李航要肃清方圆十公里!

这时,李航拿着老木子鸡的排队号,来到了已经有60年历史的老店门口。

然而李航这时候发现,刚才还在排队的人,竟然都已经散了!

这前后也不到三分钟,怎么走得这么快?

李航连忙走过去问,可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卖光了”。

李航把自己的排队号放在台面上:“我的号都已经取了,为什么把我的那一份卖了?”

店员没有解释,而是慢慢转头,看向他们店里一群正在大吃大喝的小混混。

此时此刻,周成正带着他从省城带来的小弟,坐在店里。

周成脸上那块如同蜈蚣一样的伤疤,显得分外狰狞。

“老大,这里的小吃的确非常不错啊!”

“好吃!好吃!”

周成沉着声音说:“吃完这些,我们就去办事。”

“听说那个小娘皮长得不错,等一下抓过来大家好好地耍一耍。”

这话一出,一群小混混显得异常兴奋。

有一个小混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将满是油腻的手,对着李航伸了过来。

“小子!你那份刚才被我吃了。”

“如果你想吃的话,跟我去厕所,我拉出来给你!”

李航突然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咯啦!”

“啊!!”

小混混发出一声惨叫。

接着,李航将他如垃圾一样随手丢了出去。

只见这个小混混在空气当中划开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然后重重地坠落在100米开外的一个绿色垃圾桶里!

正在低头吃肉的周成,猛然抬头!

在跟李航对视的一瞬间,周成脸上那如同蜈蚣一样的刀疤,突然抽搐了一下!

那是杀人的眼神!

周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神,哪怕是在他的老大张全武身上也见不到。

周成连忙站起身,面色阴沉地看着李航。

“这位兄弟,不就是一顿小吃吗?犯不着这么大动肝火。”

李航这时候已经走到周成面前。

他突然伸出手掐住旁边一个小混混的脖子,直接将这个人像鸡一样提了起来。

“刚才听你们说话,好像是要去阳光小区做什么事情,能不能透露一下准确的地址?”

这个小混混被李航掐得呼吸都困难,他连忙把地址磕磕巴巴地报了出来。

李航的手轻轻一顿,立即将这个小混混朝着店外丢了出去。

李航和周成四目相对。

“原来把我弟弟打成残废的人是你!”

周成这话一出,旁边所有人同时起身,齐刷刷地将目光盯在李航身上。

战斗一触即发!

谁都没有想到,把叶大师打成残废,这辈子在没有办法下床的男人,就在眼前!

“不错,是我。”

“那个家伙一脚将我家门踹坏,害得我丈母娘心疼了一个晚上。”

“这是他自己要找死,怪不得我。”

边上的小弟听到这话,都懵了!

就因为一脚踹坏门,下手就这么重?

李航目光冰冷地看着周成。

“我懒得动手。”

“现在给你一条生路,滚出宁州。”

李航这句话,让周成突然放声大笑。

“让我滚出宁州,就凭你!?

就在周成说话的一瞬间,他动了!

周成从七岁就开始练刀,刀从来都不离身。

哪怕是跟女人在床上滚动,他的刀依旧绑在他的腰间。

周成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他的刀在拔出来的一瞬间,映衬着小店里的日光灯,闪过了一道凌厉的锋芒!

“嗖!”

刀声划破空气,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切向李航的咽喉!

这一刀,是周成有史以来最快,也是最狠辣的一刀!

但是,他挥空了。

他感受不到刀锋切入对方咽喉时的那种细微阻碍感觉。

就在他把手缩回来,打算再次挥刀的一瞬间。

他的手腕突然被抓住。

“咯啦!”

“呃!”

骨骼碎裂所传来的剧烈疼痛,使得周成全身颤抖!

“咣当!”

刀,掉了!

他手中的刀,应声掉在了地上。

旁边这些一直跟在周成身边的混混流氓们,一个个面色诧异,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

周成的刀掉了!

就只有一招,他仅仅只用一招,就把周成的手废了!

一只手已废。

周成又从腰间拔出另外一把刀。

这把刀以刚才同样的速度和角度,再次切向李航的咽喉。

然而,刀在半道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两根手指头!

李航仅仅只是用两根手指头,就夹住了刀刃。

“负隅顽抗,不知死活!”

“砰!”

李航一抬脚,就将周成整个人踹飞了出去。

周成的身体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而李航抓着刀的手,轻轻一甩。

目不暇接间,刀身笔直直地插在了周成脖子边!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别和你师弟一样,自不量力!”

“啊!!”

周成发出一声咆哮,他挥舞着拳头以迅猛之势,狠狠地砸向李航。

李航的拳头不偏不倚于空气当中,正面撞上周成的拳!

“砰!”

“咯啦!”

双拳撞击的一瞬间,周成的整条手臂骨头瞬间爆裂!

周成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一下,你的两次机会都已经用完了。”

说着,李航抬起了脚,重重下踏!

“呃啊!!”

李航把周成的右腿也踩断!

李航这一脚踩断的,不仅仅是周成的腿,还有他的生机!

周成和他弟弟黑豹一样,已经废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把我老婆要吃的老木子鸡抢走。”

因为一只鸡,就把宁州第一快刀手给废了!

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周成一辈子都会成为一个笑话!

李航这时候转头看着周成身边的这些小弟。

尽管他们有一群人。

尽管他们手上都有武器。

但此时此刻,无人敢上前,他们甚至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回去吧,宁州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来的。”

“另外,回去告诉你的主子。”

“宁州的水很深,你们这些小鱼小虾来了,也只是会成为别人的食物而已。”

“不想死的话,从今以后,别来宁州。”说完,李航转身走人。

“等一下!”

李航身体突然一顿。

突然的喊声,让这些小混混们也是惊诧莫名。

连周成都被打成废狗了。

怎么还有人送死?

就在这时,店里的工作人员提着两袋老木子鸡,走到李航面前。

“炉子里面还有两份,都给你吧。”

“可我只买了一份。”

店员连忙说:“没事没事,今天晚上我买一送一。”

李航美滋滋地提着两袋新鲜出炉的老木子鸡,回到了家里。

一直坐在房间里学习的许沐晴,在李航进门没多久,就闻到了香味。

“你怎么买了两袋啊?”

“老板说我长得帅,买一送一。”

“美得你!”许沐晴伸出如同玉葱般纤细白嫩的手儿,从包装盒里取出了香喷喷的烤鸡。

许沐晴吃着的时候,发现李航就坐在旁边笑容满面地看着她,不由问。

“你怎么不吃啊?”

“我已经吃饱啦!”

“什么时候吃的?”

“现在啊。”

“你吃什么了?”

“你啊。”

“啊?”许沐晴被李航绕得有些糊涂了。

“你不知道秀色可餐吗?”

闻言,许沐晴微微低眉,白皙的脸颊已经爬满红晕。

她喃喃一声:“没个正形,快点吃吧!我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而且吃多了容易发胖。”

“胖才好呢!胖了之后别人就看不上你,那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啦,哇哈哈哈。”

“我、我才不是你的,我已经……”

“哎呀,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可你就是不告诉我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呢?”

“我就是不说,气死你。”

许沐晴立即化悲愤为食欲,迅速消灭眼前这些香喷喷的烤鸡。

以至于到最后,吃得有些撑了。

然后,她带着“吃这么多会不会发胖?”,“胖了之后会不会不好看?”的担忧,沉沉入睡。

……

伴随着悦耳的鸟叫声,许沐晴睁开朦胧的双眼。

她习惯性地朝着李航睡的角落看过去,却发现李航不见了。

他去哪了?

许沐晴连忙坐起来!

平时,她起床的时候,李航都会笑嘻嘻地坐在角落里,然后对着她招手。

可今天一早,却没有见到那张想要伸手去掐他的笑脸。

这一瞬间,许沐晴有些慌。

她连忙下床,客厅里也不见李航的踪影。

他、他走了吗?

“妈,他去哪了?”

许沐晴急急地走到厨房,询问柳玉芬。

柳玉芬看着站在门口的许沐晴,笑着不说话。

“妈您倒是说啊,他去哪了啊?”

见许沐晴是真的着急,柳玉芬才说。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说去办事,午饭还是要回来吃的。”

一听到李航只是出门办事,许沐晴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她小声地嘟囔:“出门办事也不跟我说一声。”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是他回来了!?

许沐晴心中一喜,连忙去开门。

结果,门外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小白脸。

对方对着许沐晴微微一笑:“晴晴,好久不……”

“砰!”

许沐晴随手就把门甩上!

她这才记起来自己现在还穿着睡衣呢!

好在为了避免自己的春光被李航窥探,许沐晴身上穿的是一套严严实实的睡衣。

这才没有被门外的这个小白脸看到什么。

“妈,我回来了。”

李航已经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成员,因此他也拥有了这个家的大门钥匙。

进来之后,李航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小白脸。

同时,小白脸身边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

“哦哟,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那个谁你过来。”

浓妆艳抹的老女人对着李航招了招手。

随即,很不客气地说:“那个谁,你现在马上打包离开这个家。”

坐在旁边的许沐晴连忙开口,张阿姨我们两个人已经登记了。

“晴晴,不是张阿姨说你呀!”

“你和我家星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是青梅竹马。”

“我记得小的时候,你们一起玩过家家。”

“星星他扮老公,你扮老婆,那时候你们两个的感情不要太好咧。”

小白脸也是坐在旁边忙不迭地点头:“是啊,那个时候晴晴还说长大了之后一定要嫁给我呢。”

说着,小白脸就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盒。

戒指盒一打开,里面摆放着一个大钻戒。

小白脸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在许沐晴面前。

“晴晴,赶紧结束这个玩笑一样的婚姻,嫁给我吧!”

“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我现在已经是蓝海集团的副总经理了。”

“我完全有能力照顾你,还有你的爸爸妈妈。”

“而且我都已经给浩然找好工作了。”

“只要你跟我结婚,你们全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这是钻石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颗的钻石。”

说着,李航一阵风似地走到了小白脸面前。

从小白脸手里,夺过了钻石戒指。

李航装模做样地放在眼前看了看。

“这怕不是假的吧?”

“你胡说,这可是我用真金白银在商场里买的!”

“我身上都带着票据!”

“是不是真的,敲一敲就知道了。”

“钻石又称金刚石,是世界上最坚硬的石头。”

这时,李航随手就抓起茶几上的一颗核桃,看似轻飘飘地砸在了钻石戒指上。

只听“乒!”的一声。

价值十几万的钻石,碎了!

“哎呀,碎了。”

“假货!”

李航随手就把钻石戒指丢到茶几上。

“怎么可能!?”

“核桃怎么可能砸碎钻石!”

“你!你赔我!”

小白脸咆哮一声,伸出双手就朝着李航掐过来。

对,没错。

他不是像一般男人一样,挥舞着拳头。

而是像个女人一样,伸手掐过来的。

“啪!”

李航随手一巴掌,就把小白脸重新打回到沙发上。

“妈!他打我。”

小白脸整个人都扑到了老女人怀里,哭了!

“你敢打我家星星!?”

“你死定了!”

“我儿子可是留学博士,他是蓝海集团的副总经理!”

“蓝海集团总裁洪海亮是我的妹夫!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说着,浓妆艳抹的老女人拨打洪海亮的电话。

可是连续打了好几个,都没有接通。

“这个号码现在应该没人接,你把电话打到衙门里,洪海亮就能接了。”

“你什么意思!?”老女人愣了一下。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陪读租房晚上有声音 男女二人一上一下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