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1459浏览704647本站已运行441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扒开粉嫩的小缝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他这番话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韩木青“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端的是魅惑众生。

当然,韩木青并不怕齐卫东的报复。

明面上,齐卫东是谢家的远方亲戚,但实际上,充其量只不过是谢家的一条狗,论地位,根本就比不上韩木青。

只不过齐卫东仗着远方亲戚的身份作威作福,对于有真材实料的韩木青,一向看不顺眼而已。

齐卫东勃然大怒,冷嘲热讽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竟然敢来谢家嚣张,你别依靠靠着韩木青就拽上天了,她不过是靠出卖姿色上位的女人而已,还想通过谢大少进谢家的门,真是痴心妄想!”

韩木青脸色瞬间煞白,虽然谢家大少一直追求她,她也从来没接受过,但是在别人眼里,自然就变成了她傍上谢家大少来上位。

陈飞宇眼神一变,他是个孤儿,对“野种”两个字特别敏感,更别说,齐卫东还辱骂了韩木青。

他是医生,自然能看出来韩木青还是个雏儿,而漂亮的美女,是用来怜惜的,而不是用来辱骂的。

几乎就是瞬间,陈飞宇脚下一弹,齐卫东只觉眼前一花,陈飞宇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位佝偻老者,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眼神顿时散发出精光,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道歉,否则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陈飞宇神色冰冷,仿佛一柄利剑。

齐卫东吓了一跳,心里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接着脸上一红,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挺胸大声骂道:“老子就说你是个野种,怎么,你有本事打我啊,吓死你也不敢再谢家动手!”

“以为我不敢吗?”陈飞宇冷笑,一个巴掌就反抽了过去。

瞬间,齐卫东向后退了好几步,眼冒金星,脸颊高高红肿起来,嘴角流着血丝,看起来被打的不轻。

这下连韩木青都愣住了,想不到陈飞宇一言不合就动手,但是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齐卫东捂着脸,震怒道:“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的身份吗?你竟然敢得罪我,得罪整个谢家,我要你死,让全家都给你陪葬!”

旁边好多下人想上来揍陈飞宇,但是韩木青立即反应过来,一个眼神瞪过去,他们微微一犹豫,便乖乖退了下去。

韩木青虽然不是谢家的人,但是凭借着出色的商业手腕,每年都给谢家带来数十亿的利润,深得谢家老爷子的信任,也算是谢家权利中层人物。

甚至听说,连谢家的大少爷,都在追求韩木青,以后说不定就是谢家的少奶奶,至于齐卫东,顶多是谢家八竿子不着的亲戚罢了。

孰轻孰重,他们这些人心里透亮。

陈飞宇眼神凛然,突然跨前一步,来到齐卫东身前,一脚就将齐卫东踹倒在地上。

陈飞宇依然觉得不解气,一脚踩在齐卫东手掌上,只听“咔嚓”一声,已经骨折了,冷笑道:“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韩木青吓了一跳,担心闹出人命,连忙上去拉住陈飞宇,劝道:“你再打下去,他就真死了,教训一顿就行了,还有正事要做呢。”

陈飞宇这才狠狠的收手,冷笑道:“人被疯狗咬了,没必要反咬回去,但是我不介意用板砖把狗拍死,记得,下次不要再来招惹我,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佝偻老人睁开双眼,出现一丝兴趣,笑道:“年轻人够嚣张,第一次来谢家就敢动手打人的,你还是第一个。”

“打人算什么?要不是青姐拦着,我不介意杀了他。”陈飞宇冷笑一声,嚣张无比。

佝偻老者眼里出现精光,上下打量着陈飞宇,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小说文学

忠伯好。”韩木青先给佝偻老者微微鞠躬,然后带着陈飞宇向里面走去。

齐卫东挣扎地爬起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死野种,老子一定要杀了

你,还有韩木青这个臭 ̄婊 ̄子,竟然帮着外人,要不是韩大少罩着你,老子一定要把你给轮了!”

谢家别墅大厅装修的富丽堂皇,还摆放着不少明清古董,显得主人既有身份,又有品味。

里面或坐或站着不少人,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谢家权利中心人物,随便一个人走出去,都能让明济市抖三抖。

但是此刻,他们表情凝重,仿佛天要塌了一样。

原因很简单,谢家的顶梁柱,谢安翔老爷子,被诊断出来脑癌晚期,再加上谢安翔将近九十岁,这么大的年纪,根本就没办法做手术。

这基本上已经等于宣判死刑了。

想到这里,谢家现任家主,谢勇国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中有深深的忧虑。

陈飞宇和韩木青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韩木青本就是绝世大美女,不管走在哪里,都会吸引周围的目光。

陈飞宇清秀帅气,一表人才,两人走在一起,既像姐弟,又像情侣。

两人一进来,客厅中的人,全都向他们看去。

陈飞宇环视一圈,不由得眼前一亮。

在不远处,坐着一位明丽无双的女子,约莫二十一二岁,梳着马尾辫,瓜子脸,肤色白皙红润,尤其一双美眸,更是明亮动人,仿佛会说话一样。

她上半身穿着白色商务衬衫,下着黑色西裤,显得素雅、干练。

竟然又是个大美女,丝毫不在韩木青之下。

“她是谢家公主谢星轩,你眼睛不要乱瞅,小心被人当成流氓扔出去。”韩木青小声说道。

随后,韩木青走上前,对谢勇国地说道:“家主,这位就是我之前提过的医生,陈飞宇陈先生。”

陈飞宇随意地点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

包括谢勇国在内,所有谢家人都是一愣,接着纷纷嗤笑起来。

“啥,他这么年轻,看着还没二十岁,竟然是医生?青姐,你没搞错吧?”

“对啊,青姐平时多精明能干,怎么这次犯浑了,他怎么看都不像会医术的样子,怎么可能治好老爷子?”

就连谢家家主谢勇国,眉头都皱了起来,不喜地道:“木青,他这么年轻,就算会医术,也顶多会点皮毛罢了,你这次真的莽撞了。”

他话里话外,都透漏着对陈飞宇的不信任,就差没直接说陈飞宇是骗子了。

谢星轩,也就是谢勇国爱女,谢家的公主,正瞪着一双明亮的美眸,好奇地打量着陈飞宇。

随后,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这次韩木青可是看走眼了,这么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要是能治好爷爷的脑癌,全国的医生干脆自杀算了。

韩木青苦笑一声,嘴角有些苦涩,有些后悔带陈飞宇过来了。

在周围谢家人的嘲笑声中。

陈飞宇毫不在意,淡定地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们不了解我,怎么知道我就是骗子?”

短暂的沉寂后,谢家众人纷纷嘲笑起来。

“咦,这小子挺能装逼啊,来咱们谢家装逼,还是生平头一次见到。”

“嘿嘿,敢来咱们谢家装逼,估计他就是个傻子,不不不,他觉得就是个骗子,故意来咱们谢家骗钱来了。”一个帅气青年讥讽道。

周围众人瞬间哈哈笑起来。

陈飞宇心中浮起一股怒气,眼神一凛,手中银针已经上手,屈指弹去,瞬间刺进那人身体里。

谢子睿,也就是原先骂陈飞宇“骗子”那人,刚笑到一半,突然笑声戛然而止,瞬间摔倒在地上,惊恐地道:“我……我怎么动不了了?”

众人瞬间哗然,纷纷走上前查看情况。

只有韩木青若有所思地看向陈飞宇,之前在商场的时候,她就见过陈飞宇这样对付蛇哥。

谢勇国惊讶地站起来,正准备去查看情况,突然,看到佝偻老者走了进来,讶道:“忠伯,您怎么进来了?”

忠伯名义上是管家,但实际上,是谢安翔的战友兼拜把子兄弟,更是目前谢家的守护者,地位非常超然。

这些年来,要不是忠伯坐镇,谢老爷子以及他,恐怕早就被杀手暗杀了。

因此,谢勇国虽然是谢家家主,但是对忠伯依然很尊重。

忠伯看向谢子睿,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随即转向陈飞宇,说道:“小兄弟,你的手段很不错,不过给我个面子,可好?”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震惊,尤其是谢勇国,更是惊讶的无以复加。

难道说,谢子睿之所以突然瘫痪,是陈飞宇做的?

这确定不是天方夜谭?

“看来你也有点眼光。”陈飞宇斜觑了忠伯一眼,随即走到谢子睿跟前,飞快地把银针出来收好,淡淡地道:“起来吧,以后记得嘴巴放干净一些,不然的话,你就真成了你嘴里的傻子了。”

谢子睿立马愤怒地跳起来,随即惊讶地道:“靠,我竟然真的好了。”

众人瞬间哗然,连看陈飞宇的眼神都和先前不一样了。

韩木青松了口气,心里暗暗有些高兴。

忠伯笑道:“子睿,你还不快谢谢他,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你就真要瘫痪一辈子了。”

“忠伯,你确定没开玩笑?他这种小骗子,怎么可能这么厉害?说不定只是个巧合而已。”谢子睿根本就不相信陈飞宇。

陈飞宇暗暗摇头,心里骂了一句“脑残”,转过头不再搭理他。

突然,旁边一个卧室的门被推开,走出一名白大褂中年大夫。

谢勇国顾不上陈飞宇,立即起身焦急走过去,问道:“胡大夫,我爸情况怎么样了?”

胡大夫摇摇头,叹口气,说道:“说实话,情况不容客观。”

谢家众人脸色顿时一变。

饶是见惯大风大浪的谢勇国,都忍不住脸色如土。

韩木青脸色也有些难看,自言自语道:“胡医生是全国顶级的脑科专家,如果连他都没办法,那岂不是没救了?”

陈飞宇摇摇头,说道:“不一定,专家不是权威,他治不好,不代表别人没办法。”

这话声音不小,胡文广立即转头看向陈飞宇,皱眉道:“你是谁?”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男生上课和女生对肌肌公主被暗卫罐满第一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