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5421浏览770914本站已运行4510

男人放进女人阳道动态图,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古帆眼睛闪亮,迅速打量了一下这个成熟美女,黑色铅笔裤,配上白衬衣,然后是一个大开领的黑色西装外套,恰到好处的把高耸的双峰凸显出来,给人一种衬衣上的纽扣好似随时都会被冲击破碎的感觉。

“哼!”

小说文学

陈佳欣轻哼了一声,不满古帆现在近乎呆滞的样子,更不满眼前这个女人的高耸。

陈佳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本钱,心中不断安慰自己还未成年,还没到真正变大的时候。

“先生,小姐,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程淑梦,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程淑梦对古帆眨了眨眼睛说道。

古帆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连忙不再去看程淑梦。

奇怪,女人都会放电吗?这个程淑梦,好像有点不端重的样子啊。

“程经理,是这样的,我需要你把这张照片上的这两个人单独处理出来形成图片,我要清晰的图片。同时,我需要你们给我推衍出十七年后这两个人现在的模样。”陈佳欣问道:“你们能做的到吗?”

“这位小姐,这可不是什么大业务,现在很多地方都有能力达到你的要求!”程淑梦这是责怪陈佳欣因为这点小事把她给叫来了。

“让我满意,我给十倍的价钱!”陈佳欣淡淡的说道,有钱,就是能任性。

古帆则是瞪大了眼睛,十倍的价钱,这个妮子,怎么感觉有点败家呢?

“这个单子我们接了,跟我来吧!”程淑梦干脆的说道。

陈佳欣对古帆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说这就是金钱的魔力。

古帆耸了耸肩膀,却也不得不承认,钱真的很重要。对任何人,都是如此。

今生有缘真的很专业,他们的技术人员在处理照片上,真的很老道。

在陈佳欣提出自己的要求,并且提供出陈婉清现在的照片做对比后,程淑梦直接让陈佳欣明天来取照片。

而在陈佳欣大方的直接先支付了一半定金后,程淑梦更是亲自把两人送到了大门之外,服务可谓是周到热情至极。

哪怕翻十倍,这个业务也就不到五千块钱而已,堂堂一个那么大婚纱店的经理,真的有必要那么热情吗?

而且,古帆一直都感觉这个程淑梦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这就更让古帆奇怪了。

古帆虽然知道自己魅力确实很大,但也不到瞬间就把一个如此成熟的美女给吸引到如此地步的程度啊!

带着这种疑惑,在出门的时候,古帆稍稍回头又看了看程淑梦。

程淑梦还站在门口,正盯着古帆呢,看到古帆望过来,微微笑了笑。这一笑,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

但古帆这次却没有胡思乱想,而是眼神微微收缩,接着自然转身,这才跟陈佳欣离开。

古帆心中掀起了风浪,这个程淑梦,很不一般,在她的身上,古帆察觉到了隐约之下的能量波动。

古武者?异能者还是修真者?

古帆现在没有答案。

“看来不能小看了其它人啊,我先前竟然没有发现。是她隐藏的太好?还是我太大意了?”古帆心中暗暗想着,同时也算在告诫自己。

“喂,回魂了,刚才那个美女是不是很吸引人啊!”陈佳欣的小手在古帆跟前摇晃着,一脸的不高兴。

“确实!”古帆一脸回味。

“哼!那你回去找她好了,我看的出她对你感兴趣,这绝对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人。没想到你品味如此低下!”陈佳欣冷声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吃醋?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古帆眨了眨眼睛说道。

陈佳欣气极,怒声的说道:“我喜欢上你?别做梦了。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没有最好,没有最好,你不是我的菜,像刚才程经理那种才是我喜欢的类型,成熟!你还是太生涩了!”古帆上下打量着陈佳欣,言不由心的说道。

“古帆你是个大混蛋!”陈佳欣气的直跺脚。

——

古帆还没来过游戏厅,这是第一次来。

而这里各种各样的机器,让古帆算是开了眼界。

几百平米的庞大空间,各种机器整齐或者散乱的摆放,各种动感的音乐交杂,让人忍不住的都要跟着这些音乐摆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好。

古帆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实在有点太吵了。古帆喜欢安静,也习惯了安静。

但陈佳欣很明显不同,她来到这里,就好像一只飞出了牢笼的精灵一般,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知道吗,我早就想来这里玩了!但妈妈不让……”陈佳欣大声对古帆说,她怕在这种环境下古帆听不到她说话。

“我不喜欢这里!”古帆毫不掩饰自己的喜好。

“陪我玩一回嘛!”陈佳欣做了个鬼脸,根本不给古帆反对的机会,迅速去买币了。

古帆微微摇摇头,算了,就陪她一回吧,其实她也挺可怜的,把自己伪装成那样,而伪装,就是一种压抑。这种压抑都不知道已经积累多长时间了。现在有个发泄出来的渠道跟机会,也算是好事。

“耶,我赢了!”

“你不是说没来玩过吗?”古帆郁闷,他一直输。

“我说过吗?我只是说妈妈不让而已。”陈佳欣狡黠的笑了笑,大声说道:“咱们再来一局!”

古帆无语,赢自己就让她如此兴奋吗?真当我是个菜鸟是吧?

“你输了!”三局后,古帆笑眯眯的看着脸上带着不服气神色的陈佳欣。

“再来,这次是你运气好!”陈佳欣咬咬牙。

古帆耸了耸肩膀,然后,接下来的每一局,陈佳欣都输!

“看我做什么,我以前真没玩过,但谁让我学习能力强呢,这些游戏,几局就能上手了!”古帆淡淡的说道。

“不装你会死啊!”陈佳欣眼珠子一转,拉着古帆就走,说道:“我们换一种玩!”

“换什么你都输!”古帆还是淡淡的说道。

“真的吗?”陈佳欣展颜一笑。

而接着下,古帆就有点悲剧了。

因为陈佳欣任何游戏都只玩一局!

古帆没玩过这些游戏,甚至没时间去了解这些游戏,哪怕有着再强的学习能力,第一局下来,也是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

古帆自信第二局的时候,陈佳欣想赢自己就绝对不会那么容易了。

但可惜的是,陈佳欣根本就不给古帆这样的机会。

“你耍赖!”

“你自己笨而已!”陈佳欣吐了吐舌头,继续杀向下一款游戏。

“我去接个电话!”正玩着呢,古帆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古帆跟陈佳欣打了个招呼,直接往外走,在这里接电话,古帆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听清,却是怕对方听不清自己说什么。

“哈哈哈!”看着古帆的背影,陈佳欣哈哈大笑,在她看来,古帆这是‘电遁’了,跟‘尿遁’完全一个模样。

“喂,古先生吗?”电话是王成龙打来的。

“王总,是我,老爷子是不是醒来了?”古帆问道。

“对,老爷子已经醒来了,我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王成龙语气中带着雀跃。

“嗯,你把医院地址给我吧,我下午过去看看!”古帆惦记着王老爷子身上的那块玉片呢。虽然还没真正的看到玉片,只是感应到了玉片的气息。但古帆笃定,王老爷子身上肯定有玉片存在。

“好好,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王成龙连忙答应着。

老爷子醒来,更加证明了古帆医术的高超,王成龙很期待古帆前来,只要古帆来,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要让古帆再出手一次。

“怎么样?”见王成龙挂了电话,王雨烟连忙问道。

“他下午就过来!”王成龙说道。

“太好了!哥,一定一定要让他给爷爷好好看看!那就是个神医!”王雨烟高兴的说道。

放在以前,王雨烟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比她年龄还小的人,竟然有着那么高超的医术。

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王雨烟却不得不相信了。

“嗯,我知道,放心吧。”王成龙问道:“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有,林伯伯正在检查!”王雨烟说道。

“你去看看,替我谢谢林伯伯,我先安排一下,他下午就过来了!”王成龙支走王雨烟。

等王雨烟进了病房,王成龙换了个位置拨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查的怎么样了?”

“王总,现在还没有什么线索!”

“多长时间了?还没查到任何线索?我再给你一些时间,晚上之前不给我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你自己看着办吧!”王成龙怒气冲冲的吼道,然后干脆挂了电话。

“一群饭桶!”王成龙一拳捶打在墙壁上。

自从听了古帆的提示后,王成龙第一时间就安排人追查了。他绝对绝对不允许有人陷害自己的爷爷。

但现在都一天了,却一点线索也没有,这让王成龙感觉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显得更加的愤怒,有着一种情绪被压抑着根本发泄不来的憋闷感。

“是你们当中的谁?但不管是谁,只要找出你们来,别怪我心狠手辣,大义灭亲!”王成龙脸色阴沉,眼神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祸起萧墙啊!亲人之间的屠戮。王成龙感觉自己的心在绞痛!

古帆接完电话回到游戏厅,但却在原来的地方看不到陈佳欣了。

心中一紧,古帆连忙凝神。

游戏厅内各种机器的音乐声顿时被古帆屏蔽了,耳朵稍稍动了动,古帆脸色阴沉的快步向前走去!

拐了一个弯,就看到陈佳欣在一款跳毯游戏机旁被四个人围着。

古帆快步走了过去,脸色越发阴沉了。

陈佳欣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古帆不在,先前的那个对战游戏根本没办法玩,所以陈佳欣就换了个单人的挑战类的跳毯游戏,但却没想到突然有人围上来,要跟她一起玩。并且眼神轻浮,打扮举止更像是标准的混混流氓外加色-狼!

陈佳欣知道一个女孩子单独在外,很容易出事。但一直认为这都是小说、电影或者电视剧中的情节,完全没想到现实中,自己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顿时之间,陈佳欣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彷徨无助。

特别是其中一个混混抓住自己手腕的时候,陈佳欣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陈佳欣智商再怎么高,女孩子的天性也注定了她比较弱势。

“啊!”就在陈佳欣尖叫的时候,一声惨叫声懵然响起。

陈佳欣定眼一看,正看到古帆抓着侵犯自己的这个混混的手腕,那惨叫声,就是这个混混发出来的。

“古帆!”陈佳欣突然想哭,那种彷徨无助之下终于有了依靠的感觉,让陈佳欣稍稍安定了一些。

“没事,有我在!”古帆把陈佳欣拉到自己身后,然后一把甩开了抓着的混混,冷声的说道:“滚!”

“玛德,疼死我了!你小子找死!”

很明显,古帆并没有吓到他们,四个人满脸凶狠的直接一股脑的朝着古帆冲来。

混混们讲究的一般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了,况且他们是四个人,还怕古帆一个不成?

至于刚才,只是他们猝不及防而已,不代表古帆有多厉害。

“小心!”陈佳欣花容失色,这四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混混,把陈佳欣给吓住了,很替古帆担心。

古帆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不退反进的直接冲向了这四个混混,然后在陈佳欣目瞪口呆之下,三下五除二的直接把这四个混混放倒在地。

陈佳欣甚至都没看清楚古帆的动作,一切就都结束了。快的让陈佳欣感觉很不真实。

但此时此刻,古帆的身影,在陈佳欣眼中却显得那么的高大,好像躲在他的背后,不用担心任何的风雨……这种可以依靠的感觉,萦绕在陈佳欣心头上,感觉陌生却又那么的令她迷恋。

“走吧!”古帆没再看这四个混混一眼,拉着陈佳欣的手就走,拉手的感觉非常不错,趁着如此机会,古帆要多体会一次。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陈佳欣根本没拒绝古帆占她便宜的动作。

不过,古帆马上就被拦截了下来。

周围围堵上了十几个混混。

陈佳欣手心全是汗,她被冒出来的这些人吓坏了。

古帆皱眉,眼睛中闪过一抹寒芒。

整个游戏厅的音乐此时突然停顿了下来,十几个人让开了一条路,一个胖子抽着雪茄在两个大汉的护送下慢慢走了过来。

古帆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捏了捏陈佳欣的小手,让她不要紧张。

陈佳欣看了看镇定的古帆,虽然还是免不了的害怕,但心却慢慢安定了下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叫黄大福!兄弟混哪里的?”黄大福深吸了一口雪茄,轻吐烟雾,打量着古帆。

古帆皱眉,黄大福?这里的老板?如此形象,竟然是个老板?古帆有点不敢恭维。

“我不混哪里,你是不是这里的老板,跟我也没什么关系,现在请你让开!”古帆拉着陈佳欣就要走。

但周围混混马上上前一步,根本就没让开的任何意思。

“黄老板什么意思?”古帆问道:“你这里是黑店不成?走都不让走了?”

“我这里自然不是什么黑店,但兄弟你打了我的人,就想如此一走了之?是不是有点太不把我黄大福放在眼里了?”黄大福依然笑着,但这笑容已经有点冷了。

“这是你的人?”古帆指着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的那四个混混笑着问道。

“所以,兄弟必须给我一个解释,要不然,我怎么跟我的兄弟们交待?”黄大福又抽了一口雪茄。

“我原本不想多追究的!但现在来看,我不好好的追究追究这事情不算完啊!”古帆轻笑了一下,突然声音冰冷了下来,阴沉的说道:“既然这是你的人?他们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他们做了什么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打了我的人!”黄大福不在意的说道。

“哦,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古帆没有了再辩论的任何想法,既然黄大福都如此说了,说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是人家摆开了架势这就是要欺负人了。

古帆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人,所以,他对陈佳欣笑着说道:“你把眼睛闭上了吧!”

“我不!”陈佳欣摇头。

“乖,你会怕的!”古帆严肃说道。

“就不!”陈佳欣撅嘴。

“那就紧抓着我的手!”古帆没再坚持,直接拉着陈佳欣往前走,直奔黄大福。

“够嚣张啊,在我的地盘上你还敢如此嚣张?”黄大福对古帆刚才跟陈佳欣的对话早就不爽了,看古帆朝着自己而来,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

别看他很胖很胖,但这一脚踢的还真是迅速,看来并不是一个完全养尊处优的胖子!

但是……

黄大福的速度不慢,古帆的速度却更快,并且比黄大福更狠!

古帆一脚直接踢在了黄大福的腿上,黄大福惨叫一声,直接摔倒在地上,雪茄……雪茄脱手而出,不能再继续当装逼的道具了。

“槽,老大!”

“教训他!”

一帮混混直接炸锅了。

本来黄大福动手他们就要动手了,老大都动了就是信号。

现在老大被打了,他们更要出手了。

只是,他们的动手不动手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古帆的动作根本就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整个人冲入到了这群混混当中。

陈佳欣就像在做梦一般,这种梦带着奇幻色彩,在一次一次担惊受怕之中,体会到那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刺激感觉。

有很多次,陈佳欣都感觉这些混混要打在自己身上了,但每到这个时间,她总会被古帆转换一个位置,然后就一直保持安全的状态,不曾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

“他怎么这么厉害!”看着一个一个混混倒下,看着古帆从容的脚步和脸上一直镇定的笑容,陈佳欣突然感觉古帆就像一团雾,根本就看不真切。

三分钟还是五分钟?

时间真的不长,但陈佳欣却感觉这短短时间所感受到的一切,超过了她先前所有时间的所有经历!

当一切尘埃落定,十几个混混倒在地上,没有一个能站起来。

不,还有一个人是站着的,黄大福!

但他站的并不是特别的‘舒展’,被古帆踢过的那一脚,让他的这条腿根本没办法用力支撑站立。

现在的黄大福嘴巴张开,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可思议之色,很明显,那么多人不但没收拾了古帆,还被古帆给收拾了,甚至看古帆的样子还那么轻松……这让黄大福完全没想到。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古帆牵着陈佳欣走到黄大福跟前,凑近了问道。

“可,可以!”黄大福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不敢太靠近古帆。

“记住了,我叫古帆。想找回场子,尽管来找我。我相信你有能力找到我!”古帆伸手拍了拍黄大福的脸,这才带着陈佳欣扬长而去。

黄大福呆在原地,看着倒地的一帮小弟,再看看周围看热闹的各种来玩的人群,黄大福脸上火辣辣的。

刚才古帆轻拍他脸的动作,让黄大福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羞辱!

“古帆,我记住这个名字了!能打,能打又怎么样,看我怎么玩死你!”黄大福满是肥肉的脸抖动着,眼睛中闪着无比凶狠的光芒。

出了游戏厅,陈佳欣好像还在做梦一般,满脸崇拜之色的看着古帆。

“不要喜欢上我啊!”古帆笑眯眯的说道。

“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正感动的时候,你一句话把我的情绪全驱散了!”陈佳欣嗔怪的说道。

“我就怕你喜欢上我!”古帆哈哈一笑,然后掏出了手机,打给了朱坤。

“古先生!”朱坤接到古帆的电话,很是惶恐。

“大福游戏厅,你知道吗?”古帆直接问道。

“知道,知道,古先生有什么吩咐?”朱坤连忙说道。

“我刚才跟黄大福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想让他更难受一些。你能做到吗?”古帆直接下令。

“古先生放心,交给我就行了,黄大福他,他竟然敢招惹您,我一定好好的告诉他犯下了多大的错误!”朱坤为黄大福默哀,你招惹谁不好,怎么就招惹到古帆了?不知道这就是一个魔鬼吗?

“很好,我等你的消息!”古帆挂了电话。

“你不打算放过他?”陈佳欣听到了古帆的话,很是吃惊。

“这样的人,肯定会报复的。到时候免不了麻烦,不如一劳永逸!”古帆不是个坐等麻烦上门的人,对待麻烦,有的时候,必须主动!


赞一下
上一篇: 开小嫩苞故事,把腿张开让男人使劲桶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