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6148浏览776947本站已运行4514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狠狠,小宝贝夹的真紧太爽了

方长安已经给温尔重新拿了一只酒杯过来,倒了半杯,吆喝着另外俩个男生过来玩骰子——

一个男人坐到了温尔的身边,久经沙场的他自然能看出来温尔不对劲的样子,也就大胆且自然的将手轻熟的穿过她T桖下摆,揽上了她的腰——

手掌才刚碰到那肌肤的细腻,温尔突然偏过头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得让男人直皱了眉头,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的温尔。

不是醉了吗?力气好大!

男人正想挣脱抽回,禁锢的力量先他一步收了,只见温尔嘴角轻挽,突然凑近,近得俩人的呼吸都能轻易察觉。

她压低了声音,说了些什么——

俩人看似极其暧昧,甚至从某些角度看来好似在接吻,这让周围的人一阵起哄发嘘——

温涵拿着手机,连拍了好几张照片,心里这才终于舒服了一些。

谁料,男人突然伸手把温尔推倒,有些怒意:“你他吗再说一遍!”

温尔有些害怕地看着,起身就想要离开,却又被男人按了回去——

“你想跑哪去?你姐已经跟哥们几个吱过声了,今天好好招待你。”

说着,附身就要去亲温尔…..

温尔曲着膝盖,阻止男人的压迫,有些绝望的出声:

“姐,姐救我…..”

这一画面,包厢里的人沉默了一下,随后某些人像是见怪不怪的样子,耳边又响起了歌声和聊天——

温涵像是没看见没听见似的,看着屏幕,喝了一小口酒——

倒是方长安出声了:

“我们可没兴趣做观众,去丽轩酒店直接报我名字。”

话音一落,许是男人也觉得这场合施展不开,拉着浑身软绵无力的温尔就要离开——

温尔有心挣扎,向一旁视若无睹的温涵求救:

“姐,你就真的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温涵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我相信哲宇会好好照顾你的。”

温尔眸子顿时轻眯,深处的冷意让温涵莫名有些心虚不安地躲开了她的视线——

她怎么觉得温尔有点…..不太对的样子?

就在打开包厢门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被叫做哲宇的男人突然愣住——

景珩垂眸,看了一眼被男人揽在怀里的温尔,眸中划过一抹鄙夷,这算哪门子的危险?

拿他消遣?

他现在越来觉得只是因为一个电话就火急赶来的行为像是一个愚蠢的傻子。

“景少?”李哲宇有些吃楞的喊了一声。

他怎么会在这?

景珩眸中布满了阴冷,薄唇轻启:“只是路…..”

‘过’字还没说出来,温尔突然挣脱扑进了景珩的怀里,不容拒绝地伸手拽紧了他胸前的外套,垫起脚尖,热气喷洒在他的耳边:

“我被下药了,先带我走。”

景珩屏了呼吸,拒绝怀里让人生厌的酒味,有些狐疑地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侧脸。

正犹豫着,眼前看着这一幕的李哲宇脸上全是吃惊讶异。

要知道,景少讨厌女人到恶心呕吐的地步那可是人尽皆知的事,现在这算怎么一回事?

不知包厢里的谁先发现门口这一幕,不过几秒,便全堵在了门口,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黑天鹅会所的消费水平不应该在这里见到Z国首富的儿子景少啊!

尤其是见到景珩怀里的温尔,温涵脸色都白了。

景珩只是扫了一眼众人,随即冷漠移开视线,吩咐身侧跟着的十一:

“报警。”

“是。”

这俩声,有些人慌了。

“景少,都是误会,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李哲宇着急出声。

景珩顿时皱紧了眉头,他什么时候说过跟她的关系了?

突然,怀里的温尔揽上了他的脖颈,温软亲触了一下他的脸颊,他还没反应过来,温尔亲了一口马上就离开了,有些晕乎不清出声: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爸爸!”

景珩:“……”

不是你男朋友你亲什么!!

很显然,某人还不知道情侣之间的小情趣。

温尔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下巴抵着他的肩头,醉眸中划过一抹狡诈,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弧度——

这一幕,别人看不见,却全部落入了身侧站着的十一眼中。

他看了一眼景珩十分复杂,极力隐忍的侧脸,突然深叹了一口气。

遇上一只小狐狸,爷可能要完蛋了。

“能走就给我自己走!”景珩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停顿,像是咬着牙从细缝里挤出来似的。

他姑且可以当做是她神志不清才敢胆大妄为。

谁料某人完全是个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的性子:

“不要不要,抱我~”

说完,温尔身体轻颤了一下,成功给自己的撒娇恶心到了。

也不知是耳边的娇嗔还是怀里的轻颤,某人的心也跟着跳动加速了一些——

景珩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耐心上升到了极限,声线跟着寒了几分:

“你是选择走,还是我叫人抬你出去?”

温尔:“……”

算了,他已经很给面儿了,还是收敛下吧!

温尔松开了他的脖颈,却佯装有些站不住的样子,顺势挽上了景珩的胳膊,乖巧出声:

“自己走,我自己走!”

景珩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抬步准备离开——

“温尔——”

一声柔声叫住。

温涵上前,忍不住羞涩地看了一眼景珩,脸颊一热,低下头来,盈盈出声:

“刚才是我不对,让你喝多了,这没必要麻烦警察吧?”

温尔眸中饱含温柔,“我相信警察叔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把刚才的话,还给了她。

温涵脸色顿时僵硬,抽了抽嘴角,强忍着胸口的怒意,软声软气:

“这事就算姐姐不对,下不为例,爸妈和爷爷都在家等着我们呢!”

温尔眯了视线,这是打亲情牌?

她刚才几次向她求救,她有没有半点顾念她们的血缘亲情?

温尔一低头,靠在了景珩的肩头上:“景珩,我头疼,好想睡觉。”

景珩深深地看了一眼肩膀处那因阖眸而尽显柔和的小脸,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步离开——

温涵还想要再追,却被十一拦了下来……

一进电梯,景珩便迫不及待的抽回自己的胳膊,脸上有些黑沉,甚至是怒意。

温尔睁开一条眼缝试探性地看了一眼景珩的脸色,站不稳似的又凑了过去——

景珩扶额,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别装了。”

说完挪动自己的脚步,只见温尔找不到依靠,摔在了地上。

景珩回头看了一眼,没去理会。


赞一下
上一篇: 扒开双腿猛进入的视频,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