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3307浏览716069本站已运行4414

离婚后和单身的父亲做,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低吼

她讲的故事一点也不好听,乏味得要命。果然,没过一会儿,小家伙的呼吸声就平稳均匀起来,睡着了。

梁真躺了一小会儿,睡不着,索性爬起来。

她白天拿卷宗整理的那些资料,还有一些不太完善的,需要查资料。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阮霆深的书架上似乎有法律相关的书籍。

梁真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因为怕吵到隔壁的男人,索性连灯都没开,赤着脚,像只猫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房间里闪出来,在黑暗的走廊里,凭着记忆,摸索着往前走。

才走了没几步,忽然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是什么?

明明记得这走廊里除了墙什么都没有的……

梁真愣了一下,伸手一摸,瞬间吓得背后浮起了一层白毛汗,是一个人!

“啊——”

梁真尖叫起来,下意识地往狭小的角落里缩,瞬间已经脑补了各种入室抢劫、密室杀人、恐怖分子入侵、半夜灵异事件……

一个比一个恐怖。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自己才二十五岁啊,还没有给爸爸翻案,还没有做出点事业来,也没有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不能就这样英年早逝吧……

楼下的管家陈妈听见了她的叫声,连忙跑上楼来,并很快地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

梁真闭着眼睛,虽然已经感觉到周围一片灯火通明,她依然不敢睁眼。

四周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一个男人的声音缓缓响起来,“你能放开我了么?”

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啊……

阮霆深?

梁真慢慢地睁开眼睛,男人的脸近在咫尺。

而她自己……

刚才下意识躲的也不是什么墙角,而是阮霆深的怀里。

至于她撞到的莫名其妙出现的物体……当然就是阮霆深本尊了。

所以现在,陈妈和白东、墨阳,还有家里的几个佣人保姆,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衣的她,依偎在同样穿着睡衣的阮霆深怀里。

这……感觉好像比刚才想到的任何一种场景都更可怕。

这些人里,数白东最有眼力见了,他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说道:“那个……原来是四爷跟夫人在闹着玩啊,没事没事,我只是路过而已,撤了,撤了……”

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哎呀好困啊,都困迷糊了,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

梁真百口莫辩,喂喂喂,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家里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梁真的身份,那本来就是四爷的女人,在家里想怎么闹,还不是凭四爷开心?

叫白东这么一说,大家立即一哄而散,各自睡觉去了。

阮霆深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某处。

刚才在黑暗中被她撞了一下,虽然隔着两层薄薄的睡衣,但是身体的触感很清晰。

他舔了舔嘴唇。

这个女人……其实还是很有料的嘛!

梁真退后两步,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阮总,我只是……”

阮霆深回过神来。

“为什么不开灯?”

梁真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我怕吵到你……”

他本来也是回来得太早,睡不着,所以想着到书房里去,处理点事,再看几份报表的。自己家里他熟悉得很,为了不惊扰白东他们,也免得他们聒噪叫他按时休息什么的,所以他经常不开灯。

没想到今天失了算,忘记家里还有一个女人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跟他一样,大半夜不开灯往书房里摸。

真是……

他忽然又有点想笑。

看样子,他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阮霆深也没为难她,转身回了房间,“我不急,书房你用吧,别熬太晚。”

“谢谢。”

梁真在书房里查过资料,把需要的文件都准备好了,第二天一早就从阮宅出来,直奔了看守所。

她已经提前打过了电话预约,要求见爸爸一面。

按照规定,嫌疑人与家属会面的机会是有限的,还没有到规定的时间,作为女儿她还不能去看望爸爸。

不过,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律师,在等待复核期内,嫌疑人有权利提起上诉,会见律师也是必要的。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与爸爸的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几年之前。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几年中,她就应该多抽时间回几趟家,起码还有时间陪一陪爸爸,也许还能多了解一点家里的情况,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来。

要是这个案子她翻不过来的话,那将成为她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早早地赶到了看守所,还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见到了爸爸。

爸爸的样子,明显比几年前苍老了很多,看起来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

他身上穿着象征着犯罪的红色马甲,戴着手铐和沉重的脚镣,慢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曾经宽广坚强的肩膀已经佝偻,曾经牵着她逛儿童乐园的手如同枯枝一般,他额头上和脸上的沟壑,都是她无法企及的厚重岁月。

虽然他表现很淡定,但是在看到女儿的那个瞬间,还是老泪纵横。

“爸爸……”

梁真自己也泣不成声,这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抬手看了一下表,“有话就抓紧时间说吧,只能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

梁真喉头哽咽,但是作为律师,她还记得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她拿出纸和笔,“爸,我今天以律师的身份,郑重地问你一个问题。你跟我说实话,你是被冤枉的吧?”

梁真定定地看着他,“爸,你放心,我是律师,如果你有什么冤屈,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翻案!”

梁元绪目光沉沉,看着女儿,她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大姑娘了。

看她拿出纸笔的样子,问话的语气,都像一个成熟的专业律师。

这已经足够了。

他感到欣慰。

他没有正面回答女儿的问题,而是说道:“真真,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法律可以解决的,也没有那么多的是非。你以后,会慢慢地明白。”

他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梁真的眼泪再一次涌上来,“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我不相信你会做那样的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梁元绪戴着手铐的手,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两下,“人也可能会变的。”

梁真看着他,“但你不是,你是我爸!”

梁元绪抬起头来,对于女儿的信任,他该怎么说?

他已经活到这把年纪,这世界上风雨也好,风景也好,他都看过了,人情冷暖,也已经见识过了。

什么大风大浪,都不过是沧海一粟。

他语气淡淡的,“爸爸没事,你不用担心。稍后我会设法出一份声明,跟你断绝父女关系,这样一来,我的事对你的影响兴许也能小一点。”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后要是你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去找你外祖母,虽然这么多年没来往,但你毕竟是你妈妈唯一的骨肉,看在你妈妈的份上,应该不会为难你。”

他说这些话,就好像间接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可这怎么可能?

梁真用手指按了按眼角,“可是爸,我不想你死!”

梁元绪轻轻地笑了,“人么,活一辈子,最后不都得死?你还年轻,不懂那么多……”

就算死,也不应该是以这种方式。爸爸向来都活得很通透,怎么可能会冲动地杀人,而且还残忍地焚尸?

梁真用力地抿着嘴唇,深吸了一口气,“爸,现在我回来了,我不会看你这么下去的!你要是不说,我就自己去查,我不要你断绝关系。不管你到底是杀人了还是被冤枉,你都是我爸!苏映红那对母女狼心狗肺,我也不会放过她们!”

梁元绪眸光微闪,过了片刻才说道:“你若是真的坚持要掺和进来,也别管我的事,倒是有一件事……”

“什么?”

梁真睁大了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父亲。

“你替我守住嘉佑吧,毕竟是当年我和你妈妈一起留下的东西,你若能守住,一来算你自己的一份产业,二来,也算是留个念想,算是不辜负你妈妈。”

梁真想都没想,“好。”

梁元绪叹了一口气,“我在京都银行有一个保险柜,里面的东西都留给你,你去取出来,应该会对你有点帮助。”

他说着,把戴着手铐的手伸出来,在梁真的手心里,写了一串数字密码。

这时候工作人员再次提醒,“时间到了,0587号,该进去了!”

梁真伤感地看着他,他曾经白手起家,带着妈妈一起创业,沉浮多年,把嘉佑给做成了京都首屈一指的娱乐公司。

如今他一生的传奇都没有人在意了,只有一个毫无感情的编号,0587号,代表他。

如果爸爸现在不肯说,那么他应该是有什么苦衷。

她一定会去查,不过,在查之前,既然爸爸已经说了,要她守住嘉佑,那么她是不可能任由苏映红那对母女把爸妈一起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白白霸占的!

谋杀案,还有那封举报信,都蹊跷得很。

也许,苏映红母女就是第一个突破口!

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明晃晃的,刺痛了双目,她才恍然觉得,又回到了人世间。

她决定,先去看看保险柜里,爸爸

小说文学

到底留了什么东西给她。

今天她出来得早,连董萱都没有带着,自己一个人打车去了京都银行。

按照爸爸说的地址和保险柜编号,她顺利地找到了那个保险柜,并用爸爸给的密码打开——

里面是一只纸箱子。

再把纸箱子打开的时候,里面是一大堆厚厚的文件资料。

梁真仔细翻看那堆资料,乖乖,可不得了了,这些东西,怕已经是爸爸一大半的身家!

公司的法人文件,股份证明文件,还有股票,房产,店铺……

包括苏映红母女现在住的梁苑,都在她爸爸的名下,并没有过到苏映红手里去,也不知道那对母女现在到底狂什么狂。

其中有一些产业,本来就写着梁真的名字,她自己之前都不知道。

而嘉佑,有爸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和妈妈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当初妈妈去世的时候,大概是一直都没有做变更,两个人的持有比例,一共只有百分之四十五。

其他的在哪里,她并不知道。

这纸箱子里面还有一分爸爸亲手签署的声明,以及家里的户口本、父女关系证明书等。上面明确写了,所有东西,全部无偿赠予女儿梁真,并希望有关部门协助办理手续等。

最后有爸爸的亲笔签名和大红的手印。

原来爸爸在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他身上背负的案子,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吗?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扒开我的小内裤,bl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下一篇: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蒂,吃到女朋友胸的时候她叫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