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4088浏览722781本站已运行4423

强行征服人妻少妇绿帽,被强奷到舒服的动态口述

“不过什么?”易云深对欲言又止的他非常不满:“有屁就放,吞吞吐吐干嘛?”

“一模一样的,如果不是本尊,那就只能是双胞胎啊!”

陈北大着胆子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双胞胎?”易云深当即一怔,看向助理:“你听说过顾瑾瑜是双胞胎吗?”

“没有。”陈北摇头:“顾夫人罗云雪就生两个孩子,大女儿顾瑾瑜,小儿子顾正兴。”

“去查一下罗云雪的生产史,会不会当年生下双胞胎,其中一个当时窒息误以为死了,扔了后被人捡走了。”易云深淡淡的吩咐着。

小说文学

“易总,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陈北被易云深的想象力吓了一跳。

易云深冷冷的丢给他一个白眼,陈北即刻放下笔筒。

“好,我这就去查......”

*

瑾年是在‘瑾瑜’离开后半个小时回到安敏珍的病房的。

“妈,这谁送的花啊?”

瑾年用手指着床头柜上一大捧康乃馨问。

安敏珍伸手抓住瑾年的手臂,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瑾年,她来看我了。”

“她?”瑾年稍微愣神一下反应过来:“妈,你说的是......瑾瑜吗?”

“对,就是你姐姐瑾瑜。”安敏珍说到这里眼眶红红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滑落下来。

“这些年来,我一直没在她身边陪她,我以为她不会来看我的,没想到......她还是来了,而且.......”

安敏珍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颤抖着拿出薄薄的一叠钱来。

“而且,她还给了我三千块钱,让我买营养品.......”

“哦,她能来看你就好。”

瑾年赶紧安慰着情绪激动的母亲:“这说明她心里还是有妈的,所以,妈,你也就不要再担心了,赶紧睡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做手术呢。”

安敏珍点着头,手里紧紧的捏着这三千块钱,在瑾年的安慰下躺下,轻轻的闭上眼睛。

瑾年待母亲睡沉,这才去洗手间见到的洗漱了下,然后把租来的折叠床在安敏珍的病床边展开,再轻轻的合衣躺上去。

母亲手术费以及后期的医药费解决了,母亲明天也要做手术了,按说她应该放心了才是。

可不知道为何,她今晚就是睡不着,又怕翻身或者起床的声响惊动了母亲,于是就只能这样硬躺着。

这样硬挺的后果很严重,第二天早上起来,不仅一身腰酸背痛,而且因为没睡好还盯着个熊猫眼。

“瑾年,你昨晚没睡觉吗?”来医院看望她母亲的迎蓝见她这个样子吓了一大跳。

“睡了,怕影响我妈,在折叠床上没敢翻身。”瑾年如实的说。

迎蓝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赶紧说:“好在阿姨今天就做手术了,等她把手术做了就好了。”

瑾年点头,她也是这样想的,等母亲把手术做了,在医院观察一周,如果脱离了危险期,她就带母亲回梅城去了。

“对了,你昨天在滨大找到瑾瑜没?”迎蓝把瑾年拉到一边问。

“找到了,”瑾年机械的回答:“她昨晚来探望我妈了。”

“是吗?”迎蓝正在疑惑,下一秒,病房门被推开,护士推着去检查的安敏珍回来了。

“阿姨,你感觉怎么样啊?”迎蓝赶紧迎上去。

“感觉很好啊,”安敏珍抬头看到床头柜上的果篮:“迎蓝,都说不用带水果来了,你看看你........”

“安敏珍家属,”护士推门走了进来:“请到魏医生办公室一趟。”

“迎蓝,你在这儿陪陪我妈,我去去就来。”

“快去吧!”迎蓝点头,“阿姨这儿有我就行。”

瑾年来到魏医生办公室,魏医生见着她即刻把手里的一张报告递给她。

“这是你母亲昨天做的脑部检查。”

“有什么问题吗?”安瑾年表示看不懂。

“你看这里。”魏医生用手指着脑部里的一个很小的黑点说:“就是这颗跟黄豆大小的肿瘤,它很可能影响到手术.......”

“啊?肿瘤?”瑾年吓得脸当即就煞白色了。

她妈一直是心脏病啊,这一次手术也是心脏病手术,这怎么,脑部也有肿瘤了呢?

“这颗肿瘤原本在她脑子里是安然无恙的呆着的哦,估计也很多年了,只是之前一直没发现而已。”

魏医生耐心的跟安瑾年解释着:“不过,这一次要做心脏手术,很有可能因为手术的缘故唤醒这颗肿瘤,”

“那怎么办?”

安瑾年不由得着急起来:“那手术将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就是我找你来要跟你说的事情。”

魏医生一脸凝重的看着她:“你母亲的心脏病已经到了非手术不可的地步了,当然,手术顺利,不惊醒脑部这颗肿瘤的话,手术后应该恢复得比较好.......”

“如果唤醒了呢?”安瑾年紧张的询问着。

“如果唤醒了,那她极有可能失去生命,或者......永远昏迷不醒........”

“永远昏迷不醒?”瑾年吓了一大跳:“那不就是植物人?”

“对!”魏医生点头,看着安瑾年说,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手术过程中引发了脑部那颗肿瘤......”

“她心脏病已经到了不得不做手术的地步了是吗?”安瑾紧皱着眉头问。

“对,她的心脏病如果不做手术,基本上就度不过这个难关......”

“那就......做手术吧。”安瑾年手握紧成拳头,咬紧牙关,下了最后的决定。

“手术风险非常大。”魏医生又提醒着。

“大也要做啊!”

安瑾年无奈的望着魏医生:“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病痛的折磨而什么都不做吧?”

“那好吧,”魏医生见安瑾年坚持,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十点钟的手术,安敏珍九点五十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安瑾年在手术风险告知书上签字时手都在颤抖,以至于好几次笔尖都没划出一个完整的笔画来。

“瑾年,怎么了?”迎蓝在一边关心的问着。

“我没事。”瑾年摇摇头,把手术风险告知书压在墙壁上,手死死的抓住笔,然后像一年级的小朋友写字那,一笔一画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

迎蓝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瑾年这哪里是签字,她这分明签的是生死签!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下面又小又嫩水又多
下一篇: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色戒,男吸女胸激情刺激小说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