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4657浏览728641本站已运行4427

女人让男的吸她的乳汁,好大好涨水多

无忧终究还是凭本事走出了阵法,而且刚好和找她的人错开。

她此时反应过来刚才的人应该是在疗伤,而她那些作为似乎打扰到他了。

不过,反正他的伤是旧伤,根本不是一次半次就能治好,失败一次顶多吃点苦头,不会死的。

到了城门口,正打算问问凤府怎么走,马蹄声响,一大群侍卫从城里冲出来,把进城的人都给冲到了一边。

本来那些人都已经从凤无忧的身边冲过了,可,忽然有人在她面前停下。

“咦?”他看了凤无忧一眼,立刻扬声高叫:“王爷,凤无忧找到了!”

转瞬,那些马匹又转了回来,让开一条通道,一人骑着足有人高的大马一直走到凤无忧身前。

银丝冠,麒麟服,如鹰般锐利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凤无忧。

慕容毅,西秦毅王,京都九城兵马大将军。凡是这京城中发生的事,无论大小,都是他辖下范围。

此时,他正用一种淡漠又隐含不屑的目光看着她。

无忧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慕容毅五年前就去西疆驻守,不久前才回到京城,原主和他没有什么交集。

慕容毅目光在凤无忧明显不合身的男装上扫过,薄唇微开,冷冷吐出几个字:“不知廉耻。”

无忧脑子嗡地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女子名节比天大的古代,慕容毅知不知道,他这一句话出来,原主的这辈子就毁了?

“收回你的话!”无忧拳心微握,冷冷盯着他。

权位高又如何,权位高就可以这样肆意评判折辱人么?她浑身上下包裹严实,比那些小说里写的好多了,慕容毅哪只眼睛就看到她不知廉耻了?

“带她走。”慕容毅根本不理会,在他眼里,凤无忧连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真这样被不明不白地带走,她以后还怎么在这个时代生活?

凤无忧身形微闪,忽然冲了出去。

“下来!”一声低喝,直抓向慕容毅小腿。

这件事情不说清楚,休想走。

慕容毅没想到凤无忧居然动手,可是他的身手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他和胯下马匹极为默契,双腿一夹立刻飞窜半步,避开了凤无忧。

无忧一抓落空也不气馁,反手抓住马鞍上的系带,身体凌空而起,直接踢向慕容毅的颈侧。

慕容毅眼睛一亮,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赞了一句:“好身手。”

他一手去拆凤无忧的招,另一手也松了缰绳,往凤无忧攻去。

而此时,凤无忧却是一笑,看似踢向慕容毅的脚一收,身子更是凌空一折,直接踹在了马腿上。

慕容毅为了拆招身子是拧着的,马这样一跪,他立刻坐立不稳,为了不摔下来,他只能一按马鞍,自己轻飘飘地飞上半空,又缓缓落在凤无忧三步之外。

“大将军……”凤无忧故意不叫他王爷:“军营里的规矩,谁能打就服谁,现在大将军落了马,是不是可以收回刚才的话?”

她自信挺拔,目若明星,在慕容毅面前半点不见胆怯,毫不客气直视他。

这是凤无忧?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风骨?

虽然他已经五年没有回京城,可不代表他不知道京城里的事情。

凤无忧和传言里的,一点也不一样。

他一直盯着凤无忧,就在凤无忧以为他不打算说话的时候,慕容毅开口了。

“不错,军队里面,能打的就有理,你把本将拉下马,本将……收回刚才的话。”

光明磊落,倒是让凤无忧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不过,高高在上又出口伤人,还是负分。

“大将军找我何事?”梁子解了,自然也要问问正事。

闻言,慕容毅面上现出复杂的神色,他打量着凤无忧,慢慢说道:“皇后娘娘要见你,命你进宫。”

……

一路上,凤无忧都不知是什么事,而慕容毅在说过来意之后就上马,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到了宫外,他更是连皇宫都没有进,把她交给里面来接引的人,直接转身走了。

梧桐殿,殿如其名,外面种着好些梧桐树,取凤栖之意,是皇后的寝宫。

但也正是这些树,使殿中的温度至少要比外面冷个三四度。

一进殿,就看到一个女人正跪在地上,见到凤无忧进来了,她立刻伏地痛哭:“皇后娘娘恕罪,臣妾无能,竟没看住大小姐,让大小姐做出和小厮私奔的丑事,臣妾有罪,求皇后娘娘责罚。”

我去!

无忧一头黑线,难怪慕容毅一开始那么不待见她,后来又不肯告诉她是什么原因,原来,是有这么一出大戏等着她。

当今皇帝登基之前,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多亏原主的母亲为他提供大笔金银,他才有钱招兵买马,建立情报系统,最终坐上皇帝的位子。

皇后也是为了拉拢原主的母亲,才让自己的儿子和原主订婚。

但皇帝坐稳皇位之后没几年,原主的母族纪家之人就莫名其妙的一个接一个死去,除了原主母亲的一些嫁妆之外,纪家的财产也都落到了皇家手中,受此打击,原主的母亲没过多久也去世了,从那之后,皇后就看原主越来越不顺眼。

这一次叫她来,不知道又要怎么为难她。

正殿中,除了皇后,还有许多妃嫔也在这里。

皇后看到凤无忧眸光顿时一闪,厉喝道:“凤无忧,你身为太子未婚妻竟做出与小厮私奔的事情,还不给本宫跪下!”

好一个下马威,凤无忧看着皇的浓艳的脸,脑中想起许多事情。

皇后只有一个儿子慕容乾,而且能力一般,但因为是皇后的儿子,所以还是坐上了太子之位。

可皇帝的儿子太多了,慕容乾的太子位置不稳,所以皇后一直都在想办法给他找后援。

以前纪家有势力,皇后就让他和凤无忧订婚。现在纪家败落了,皇后立刻就想悔婚。

其实,皇后已经悔了,皇室中几乎没人不知道太子的未婚妻就要换成凤府的另一个女儿,只是还没有走正式的退婚流程而已。

现在凤无忧名义上还是慕容乾的未婚妻,但今天这出戏,就是为了退婚而来。

此时慕容乾也在殿中,就坐在皇后的身边。

见凤无忧居然看向自己,慕容乾立刻喝道:“凤无忧,你做出如此下贱之事羞辱孤,孤绝不接受你这样的妻子,来人,笔墨伺候,孤要写退婚书!”

皇后和太子一唱一喝,两句话就想把凤无忧的婚事废掉。

可他们却从未想过,若凤无忧真的顶着这样的名声被退婚,那后半辈子要怎么活?

“慢着!”凤无忧冷冷一哼,淡声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这么重的罪名,不需要先查证清楚吗?”

对于一个古代的女子来说,没有什么比清白更重要,虽然凤无忧来自现代,并没有古代人那么在意,可,她绝不允许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

两边的妃嫔都掩嘴低笑,凤无忧都穿着男人的衣服上殿了,还要什么证据呀?

只这身衣服就能证明她有多放荡,否则的话,一个千金小姐,到哪里去找男人的衣服?

皇后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为了表现她的大度,她用尊贵的声音道:“本宫难道还会冤枉你不成?不过既然你要证人,本宫就给你。你大概想不到,你母亲早就将带你私奔的小厮抓住了。”

杨氏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件事情早就安排好了,绝不会让凤无忧翻身的机会。

面对满殿的嘲讽,凤无忧却是没什么表情,好像根

小说文学

本没看到。

一个身形瘦小猥琐的人很快就被带进来,畏畏缩缩地给皇后行礼。

“就是你?”不等皇后开口,凤无忧就直接上前。

她冰冷的眸光在小厮身上扫过,吓得他一哆嗦。

这……这是大小姐?怎会如此可怕?

“大小姐,就是我呀,我们两个……”

“呯!”

小厮诬蔑凤无忧的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凤无忧一脚踹了个倒仰八叉,在所有人都还处于震惊中时,凤无忧已经又跟了上去,接连几拳直接把小厮打成了个猪头,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跨下某处。

凤无忧居高临下看着他,冷冷道:“我问你答,敢有一个字的谎话,我就废了你的烦恼根,让你再没机会和人私奔。说,是谁让你来陷害我?”

小厮被打的晕头转向,根本回不过神,可……凤无忧脚下用力一点,顿时让他惨叫着明白了凤无忧不是说着玩的。

“啊……松开,松开!我什么都说!”

“是夫人,夫人和二小姐,她们让我说和你私奔,只要我照她们说的去做,她们就给我银子,还抬举我到外地做管事。夫人和二小姐说,你不检点,太子就可以退婚,二小姐就可以嫁给太子了!”

生怕凤无忧真的废掉他下面,小厮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吼着回答。

“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你们听清了吗?要不要我让他再说一遍?”凤无忧道。

皇后和太子面色铁青,事情怎么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杨氏则直接瘫倒在地。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这小厮竟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就算不想让凤无忧嫁给太子殿下,这手段,也太狠了。”

“听说杨氏原先是外室,教的女儿果然也不怎么样,真是够无耻……”

就在众妃嫔议论纷纷地时候,后殿中一道人影飞扑到杨氏身边,含泪道:“姐姐,你也是母亲的女儿,怎么忍心冤枉母亲?”

奔出来的人一袭粉色衣裙,精致的五官上满是泪痕,楚楚可怜,任谁见了都要心疼。

这就是杨氏的女儿,原主的继妹,凤馨染。

刚才杨氏在前殿告状,凤馨染要是也在,就要陪跪,因此她一直藏在后殿,直到此时才出来。

她泪眼蒙蒙地看着凤无忧:“姐姐以为是我抢了你的婚约,以为诬陷了我和母亲就可以不用退婚吗?姐姐错了,你和太子的婚约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当年姐姐和我分别与太子及秦王订婚,可是我们的庚贴却被弄错了,所以,从一开始和太子订婚的人就是我,而现在只不过是把曾经的错误纠正过来而已。姐姐,人各有命,强求不来,你就不要贪心了!”

凤馨染哭哭啼啼的,却是三言两语就给凤无忧安了一个贪得无厌的名声。

凤无忧根本没注意听凤馨染讲什么,从听到秦王两个字开始,她的思绪就被记忆给拉走了。

秦王萧惊澜,今年二十三岁,西秦唯一的外姓王。

十七岁之前,惊才绝艳,是西秦最年轻的少帅,被誉为大秦之光。

十七岁之后,腿残、毁容,命不久矣,而且……好像连那方面也不行。

凤无忧被脑子里涌出的信息给震惊了,要不要这么坑?难怪杨氏想尽办法也要换婚,换成是她,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呀。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肉文写得好的糙汉文,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小雪
下一篇: 男生污文章,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