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7476浏览796856本站已运行4527

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肉多奶大的乡村小说

前言


湘西偏僻的各县层峦叠嶂,交通不便,在今天的互联互通时代,传统邮政工作对山区老百姓生活仍起着不可缺少的重要作用。邮递员迎着风雨赶路,对农民来说是期待,是寄托,更是希望。走在山上的邮递员们以坚韧、执着、奉献、匠人的精神,给人们奉献这座山美丽的景色。


那是关于80年代邮递员的故事。


1. 进山。


53岁的田如庆职业生涯30年,一直负责平江县大平乡的邮政工作。李宁先生的信长达200多里,总不能代表我走动走动的山路,也不能代表我走的路,所以我把这封很重的包裹举了起来。组织关照他提前退休,并安排了接班人的名额。


钱某长期在外,家里缺少劳动力,儿子钱小军初中辍学,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但仍然背负着家庭的重担。


上月小军突然接到邮局的通知,到县进行体检和培训,准备接父亲全某。


母亲没有派他去。“你父亲的罪过还不够吗?下一代还要去大山吗?


但小军想,山里的邮递员虽然很累,但毕竟是编制内的人,是一个收入高于一生耕田的官宦人家。再加上下乡没有国家干部,这行不行?


训练结束后,按照邮局的安排,钱小军亲自到大平乡邮政政治所报到备案。


邮局位于乡政府北侧约1公里的山麓。矮石墙里站着两间草房。如果不是院子里的绿色油漆、邮政标志、门口摆放的绿色邮筒,行人就会把房子当作普通的“乡村之家”。


黄狗躺在院子里打瞌睡,看着进来的陌生人站起来警惕地看着。

儿子的到来让老田心里很是高兴欣慰,抽着烟斗,从后面端详着正洗脸的孩子。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健壮厚实的身体,是个跑邮路的好胚子!若隐若现的烟雾中,老田仿佛看到自己年轻时刚来所里的样子,想起那往事,环视这呆了三十年的乡邮所,便不知不觉深吸了一口烟,旱烟强烈的刺激,让他不停地咳嗽起来。

第二天,小君将第一次走上邮路。老田也将踏上他最后一次送邮之路。

晚上,昏黄的灯光下,小君按照培训学来的操作规程,装好邮包,然后把自己重重地扔在竹床上,摊开四肢,享受着难得的休憩时间。

老田不放心,检查了一遍装好的邮包,轻轻叹了口气,又把所有邮件掏出来,按照送件顺序和种类,重新分拣、排序、装袋,仿佛在与多年的老友倾心手谈。

望着灯罩下父亲专注的样子,看着那些仿佛找到归宿,随着父亲的手,惬意地跳进邮包里的信函、票据、报刊,小君的思绪一下子回到童年。也是在这样的夜晚,躺在床上,望着在煤油灯柔和光线里缝补衣物的妈妈。灯光随着眼睑的闭合,幻化出各种形状,妈妈也在那变幻的灯光中忽远忽近。爸爸要是也在这灯光

小说文学

里多好,爸爸在邮所正干什么呢?

装好邮包,老田端起烟斗,拔了几口,在烟雾中若有所思。然后又伏在案上,写划着什么。

“爸,你还不睡吗?”

“上年纪了,觉少,画个路线图,以后你自己跑的时候,万一迷路,也好有个依托。”

小君没说话,觉得父亲有点多此一举。扭过身去,很快进入了梦乡。

天还没亮,山里四月的清晨,凉气很重,老田推醒了熟睡中的小君。

望了望窗外黑蒙蒙的天,小君有些不高兴:“这才几点啊就起来了!”

“到时候了,快起吧!”老田已准备停当,大黄也舔光了食盆中的早餐。

望着赖在床上的小君,心里有些不忍,但还是告诫道:“不早起赶不完今天的路,赶不完路就不好投宿。入了咱这一行,进了这座山,就得做早行人!不是一天两天,是长年累月哩!”

看小君收拾妥齐,老田指着那张路线图告诉儿子:“这趟邮路,两百多里。中途要歇两个晚上,来回三天。第一天要走八十里上山路,翻过天车岭,便是望风坑,走过九斗垅,再下猫公嘴,午饭在薄荷冲。过了摇掌山,夜里宿在葛藤坪。万事开头难,这第一天的路最累人,最辛苦,不早起,不走紧,就得摸黑投宿,谁都不方便。”

“我第一天要是能多走点儿,没准两天就能赶回来。”

“干上这个活计,就不是一天两天,三趟五趟……,暴食无好味,暴走无长力。”

“知道了。”儿子折好图装在身上。

父亲意识到儿子不爱听,便不再言语。

老田抱起那沉甸甸的邮包,发给儿子。那一瞬间,心头竟有些酸,背了几十年的邮包,就这样给了别人,虽然那人是自己的儿子,可是一种退出舞台的失落感却啃噬着他的心。

儿子背对着他,将长而健美的臂膀穿过背带。老田注意到儿子已比自己高出半头,宽厚的肩背,洋溢着生命的热力,方方的后脑壳,与自己当年如出一辙。

“以后,邮件按我排的顺序安置,到了哪个村,落了哪个店,取出即可。收了新件,也按这个规矩摆放。”老田唯恐儿子以后麻烦,又强调了一遍。

“我们培训老师难道教得不对吗?”小君忍不住回了一句。

老田没说话,回头喊了一声:“大黄”,狗狗听话地跳进来,亲昵地贴在老田的腿上。老田开心地看着这陪伴自己多年的老友,不停抚摸着大黄厚而有光泽的脊背。

大黄发现邮包背在那个陌生人的身上,回头看看老田,嘴里发出低沉地呜咽声,表示着它的不安和诧异。

轻轻关上邮电所的绿色小门,出发了。黄狗在前面引路,小君跟在后面,老田与儿子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走在最后。

老田的手杖有节奏地点在石板路上,清脆细碎的响声划过宁静的晨雾。

2.漫漫送邮路

大山被氤氲笼罩着,出门就是山路,古老的石阶,一级一级朝晨雾里铺去。

四十五岁以后,老田就感到身体开始不断出毛病。先是脚疼、脚麻,后来就开始膝盖疼。特别是早晨刚起步的时候,钻心的疼痛让他头冒冷汗。从那时起,老田就再也离不开手杖。

所里让他去治病,医生说是严重的劳损和风湿,要保守治疗。可是老田放不下这邮路,一直也没去找大夫。只是按医生开的方子,吃了些药,用中药泡泡脚,贴贴膏药。也按乡亲们提供的偏方,吃了不少蜈蚣。可是邮路不停,身体得不到将息,再好的药也收效甚微。

邮差是靠脚板的职业,腿脚出毛病,是必然也是无奈。

局里的关副局长,下基层调研,跟着老田跑了一次邮路。投宿的时候,端着一杯浊酒,哭了,“老田,我不知道这条路这么难走,这么辛苦啊……我要给你请功呐……”

他还想再坚持几年,可是所里已经启动了接班程序,扶着那不争气的膝盖,老田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邮路如人生,老田有太多的嘱咐想告诉儿子,有太多的经验要传授给他,可是年轻人总是不知敬畏,觉得一切都是风轻云淡,嫌弃父辈唠唠叨叨,瞻前顾后。

晨雾逐渐散去,大山、梯田、山村、树木,逐渐现出本来的模样。鸟鸣啁啾,鸡唱犬吠,太阳爬到了山肩,大山逐渐热闹起来。

爷俩隔着十来米的距离,默默地走着。大黄在前边领路,不时从那个陌生人的双腿间向后望去,看到老田在后面跟着,便放心地继续赶路。

小君的心里,与父亲总有些隔阂。印象中,爸爸似乎总是在外面跑邮路。从小到大,生活中只有妈妈和姐姐。

记忆最深的是,隔上一段时间,妈妈会带着自己和姐姐到村口大槐树下,望眼欲穿地等爸爸回来。等到快睡着了也等不着,闹着要回家,姐姐往往就会突然惊喜地叫起来:“来了!来了!”

远远望去,路的尽头,穿着邮递员制服的爸爸快步走过来。姐姐拉着小君,欢天喜地地向爸爸跑去。

每次回到家,老田总是驼着小君,让放下也不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补偿亏欠的父爱。

初次跑邮,小君对山里的一切充满好奇,东看西瞧,感受探索着新环境,却不看脚下的路。

他想提醒小君,留神脚下狭窄、溜滑的青石板。可是开心比什么都重要,随他去吧,让他全身心地亲近大山吧,爱上山,这邮路跑得才不乏味。

太阳把山顶染成一片金色,山脚却还被云遮雾盖着。

“汪、汪、汪。”

大黄站在那块最高的岩石上,朝山那边高声叫着。那声音在山谷间碰撞回旋,引得小君驻足观望。

“它叫什么?”小君不解地问。

“它在告诉山下塅里的人,我们来了。”

“谁会注意啊?狗叫而已。”

“山里面,来个乡长、县长,不如来个邮递员哩,乡亲们都盼着呢!”

小君撇了撇嘴。

父亲指着山的那面,告诉儿子这叫什么地方,有多少大队、生产队,需要分门别类发放的报纸书刊的类别和数目。

他又特别叮嘱儿子:“倘若桂花树屋的葛荣荣有信,那就要不惜脚力,走三里路给送去。他和大队秘书关系不好,秘书不给他转信。”

“木公坡的王五是个瞎子。他有个崽在外面工作,倘若来了汇票,你就代领了,要亲手交给王五。他那在家的细崽不正路,以前曾被他瞒过一回汇款。你记住了?”

“记住了。”

一路之上,每到一处,站在山顶、山坎,俯瞰着纵横交错的山冲、塅落,老田把他三十年来积累的经验教训倾囊相授,唯恐落下一项,唯恐小君记不住,每说一宗,都要问儿子一句:“记住了吗?”看儿子认真地点过头,他才接着往下说。

他甚至背出了沿途通过的几个大队的干部、党员、民办教师、重点服务户的名单。

老田讲得太多,小君根本记不住。后来,小君索性只是点头称是。

邮包掏空了一些,但很快又塞满了。有要寄包裹的、发信的、汇款的,都准备好放在学校民办教师那里,所以邮包总是保持在七八十斤。一路上,让这个二十出头的后生不堪其重。

见了相熟的乡亲,老田总要停下来,攀谈几句。牛啦,猪啦,结亲嫁女啦,鸡毛蒜皮的事,老田聊得津津有味。

小君不耐烦,在前面不停催父亲赶路。

前面是翠平村,小君东张西望,期待着他们的到来在小山村引起轰动效应。村里没见到几个人,偶尔有人经过,和老田打着简短的招呼,有的还是老田主动打招呼,人家只是点个头。

“你不是说送邮的比乡长还受待见吗?”

小君有些失望,撅着嘴,拉着脸,他期待的轰动并没有出现,那表情就象一个初次登台但没有得到掌声的演员。

知子莫如父,老田看他这样,不禁微微笑了笑。

拐过一个小弯,就是村委会。父亲伸手推开虚掩的院门,院子里静静的。 村委会秘书从门外匆匆地跑进来,一边快步朝屋里走,一边把卷得高高的裤腿放下来。

“来了?”

“林秘书,又上山了?”

“想盖房呢,备料去了。大黄叫的时候,我在那儿,一路冲了下来。”

林秘书用手指着山顶。小君的表情有些惊讶。

“这是我儿子,以后这条邮路,就由他来跑了。

“那你呢?”

“我么,以后愿意来,自然还可以来。”

“学校王老师那里有个什么报名表要交出去,昨天没有送来,我去取一下,这就回来,你们喝水啊。”林秘书说着就走了出去。

老田抽完一袋烟,转头对儿子说,“我们往学校走走,接接林秘书。”

”推开门,院门外面的石阶上,围了一群人,大家的脸上都露着憨厚的笑容,望着爷俩。儿子背着邮包站在门口,愣住了。

“来看你的。”老田拍拍儿子的肩膀,脸上带着轻松的笑。

“看我干吗?”

“没见过你吗,一准是林秘书告诉他们的吗。”

儿子窘迫得脸都红了,不知该怎么办。

老田象对自家人说话一样:“这是我儿子,以后他跑这条邮路了,大家有什么事,就找他,找他就跟找我一样。”

小君听到父亲的话,不知道怎么,就感到肩上的背包重了。

接了林秘书取回的表,爷俩又上了山路。

大黄在前面又开始欢快地叫起来。大兴村就在眼前。老田跟着大黄,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往前走。

“进村怎么不走大路?”小君不解地问道。

“我有封信要送。”

“哪封?”

“在我身上。”说话就来到一处独院。一位满脸沧桑的老太太坐在门前嗮太阳,眼睛注视着前方:“大黄来了?”

“五婆,您还好吧?”

“好,好,你快坐。”

老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老人。

老人一把接过,小心地抚摸着信封。小君发现那封信没贴邮票,信封上没有一个字,便疑惑地望着父亲。

老人小心的撕开信封,里面是一张没有写字的白纸。老人把信纸抖开,里面有10元钱。老太太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摸摸索索地仔细把钱收好,然后把白纸朝老田递了过来,“念吧。”

老田坐在矮凳上,认真地念道:“奶奶,您好,您的身体还好吧,眼病没有犯吧,腰痛也好些了吧?”

老人笑着自言自语:“问了多少遍了。”

小君站在一旁,望着眼前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

“我这里一切都好,工作也十分繁忙,一时还抽不出时间来回去看您。您在生活上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告诉送信的乡邮员,他会尽力帮您解决。”

老田说到这里,抬头看了儿子一眼:“五婆,这是我儿子,以后就让他给您送信了。我要退休了。”

“唉,你也老了呀,这个后生能行吗?”

老田把白纸交给小君,示意接着读。小君接过纸,迟疑了一下,接着念起来:“您一个人在山里住,真是不容易,城里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真应该接您出来看看,让您安度晚年……”

老人听到这里,老泪纵横,不停地揉着眼睛。

再次回到山路,父亲讲起了缘由:五婆的儿媳妇难产死了,孙子是她用米汤喂大的,后来成了方圆几百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他的录取通知书还是我送来的。那个孩子捧着通知书跪在地上哭天抢地。走出大山,那孩子就从没回来过。后来他爹得病死了,五婆哭儿子,想孙子,慢慢就眼瞎了。”

“上大学有什么用?一点人味都没有!”小君忿忿不过。

“别管她孙子怎么样,你记着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去看看她,给她随便念上几句,让她老人家有个念想。”老田低着头,往前走去。

邮路上,最难走的是那八、九条江。山里没大河,“江”是尊称。其实只算得上溪流、小河。可是春夏季节,水足溪满,溪面丈余,架不成桥,砌不成墩,须把邮包顶在头上涉水送过去。老田的风湿性关节炎就是这样长年累月积疾的。

老田凭着记忆,指了一个大致的涉水溪段。小君身高臂长,头顶邮包,从容地涉过去,又过溪来把老田背在身上。

老田伏在小君背上,望着溪水在儿子腿后形成的水花出神。印象中,儿子成人以后,这是爷俩第一次靠得这么近。一开始,老田还有些不好意思,可那熟悉的头脑和身形,迅速地消除了起初的隔阂,深切地感受到与儿子毫无间隙的贴在一起,感受到了什么是骨肉相亲。他趴在孩子身上,那温热厚实的背,平稳的脚步,均匀的呼吸,那牢牢托着自己双腿的有力的双手,让他感到安全、幸福、满足。在儿子青春的背上,老田感到自己的衰老和虚弱,那种患病后面对邮路时的无力感又从心底泛起。溪水淙淙,老田感觉到溪水越来越深,仿佛爷俩正在沉下去、沉下去,回忆极速地闪回着,似乎依稀看到那个头顶邮包,独自涉水的年轻的自己。印象中,甚至在梦中,自己总在涉水过溪,不知道前方埋藏着什么危险,总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渐渐的,感到身体在升腾,是的了,最深最危险的地方已经过去了。这些溪水自己过了三十年,今天是最后一次过溪了,却是被儿子背着,原先所有的担心、不舍、责任,甚至是孤独、寂寞,似乎都这样通过暖暖的体温传给了儿子,好似一直压在自己肩上的担子也在这溪水中传递给了儿子。不知怎么,老田的眼睛模糊起来,一滴浊泪落在儿子的背上。他觉得再没有什么不甘和心事了,走得无牵无挂了。大黄欢快的叫声唤醒了老田,他看见溪面在快速的收缩,已经过溪靠岸了,老田突然有种深深的疲惫感,在儿子背上,他仿佛走过了漫长的一生。

尾声

陪儿子跑完第一趟邮后的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天。阳光明媚,老田和儿子搬来椅子,坐在邮所后院当阳的地方。大黄躺在一旁,用脚爪和蝴蝶嬉闹。

老田最后一次为儿子装好邮包。退休手续已经办结,明天他就要离开乡邮所了。

第二天清晨,老田照例早早醒来,看到儿子已经先他而起,准备好了早饭。

老田执意要再送儿子一程,小君却再也不让送。在离乡邮所不远的一条小溪边,儿子背着邮包,站在桥头不走了,回头看着老田。晨光透过大树,将斑驳的疏影投在父子俩身上。溪水波光粼粼,欢乐地奔向远方……

大黄伤心地在老田腿上蹭来蹭去。老田抱着狗的颈根,像哄孩子一般对它说:“去吧,他会待你好的。我老了,走不动邮路了,你不能歇啊,你得帮着他,过溪、引路、打招呼、斗蛇,他离不开你,你跟着去了,我就放心了!”

“汪汪汪。”大黄就是不走,甚至卧在了老田的脚边,可怜巴巴地回头望着他。老田没法,突然捡起根竹棍,朝狗背上抽去。大黄汪汪叫着向桥那边跑去。

老田望着大黄和背着邮包的儿子,喉咙一酸,转身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却碰上一个温软的肉体,低头一看,大黄正抬头望着他,眼里含着泪。

老田蹲下身,抱住大黄,给它拭去泪,轻轻拍拍它的背,喃喃地说:“去吧。”

小君和大黄过了桥,消失在了视线中,老田则轻轻地关上了乡邮所绿色的小门,踏上了回乡的路。



赞一下
上一篇: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扒开美女的腿直喷白浆
下一篇: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午夜福利小说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