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9397浏览689364本站已运行4312

女人被男人摸奶小说: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老师喂我奶我把她胸罩

吃完饭,梁真带着小家伙回到房间去洗漱。

小家伙洗澡的时候不太老实,弄了梁真一身水,她索性自己也洗了个澡,反正自己带了衣服在这里。

等她舒舒服服地洗好,把头发吹到半干,换了睡衣,惬意地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却发现阮霆深在床上靠着,而且他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交领真丝睡袍,袒露着半块结实的胸膛。

这什么情况?

梁真连忙用手去捂胸前,“喂,你为什么在这里?”

大晚上的,两个人孤男寡女,穿着睡衣在同一间房里待着,这算怎么回事?

而且,她今天穿的睡衣……是一条大红的吊带真丝睡裙,露着两条修长的腿,和胸前白花花的一片春光……

阮霆深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在看,听见她的叫声,从文件里抬起头来,扫了她一眼,“你穿成这样,进我房间里来干什么?”

切!

怪就怪自己之前一个人生活习惯了,睡衣也是怎么舒服怎么穿,根本没想到会不会太暴露的问题!

之前坐在阮霆深身边的时候,他衬衫上的味道好像有点说不清的熟悉感……

昨晚她安顿小家伙的时候,闻到被子上那种淡淡的,有点像中性森林香调的味道,不就是他身上的气息么!

这坑妈的小崽子,昨晚居然把她给带到阮霆深的房间里来睡!

不不,她可不要。

答应结婚是一回事,发生真正的夫妻关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既然他已经有了心上人,就算他觉得她更适合结婚,她也不打算就这么把自己给送到男人的床上去。

至少,婚礼还没办,证都还没领,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变妖蛾子,她可不能现在把自己搭上。

梁真正要走,忽然听到阮霆深在背后说道:“你不适合穿这样风情万种的衣服,撑不起来。”

这是在拐弯抹角地说她……胸围小!

哼!

她哪里小了,明明有D的好吗!

比被人看光了更侮辱人的是,看完了还嫌小!

梁真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又不是穿给你看的!”

她转身就去拉门,这时候阮星昀从阮霆深身边的被子里钻了出来,“妈咪是穿给我看的!”

她都气得差点把这小家伙给忘记了。

今天这小东西总算是帮了自己一回。

梁真故意板起脸,“怎么还不睡觉?”

小家伙撅起了嘴,小声说道:“我想要跟爸比还有妈咪一起睡……”

“不行!”

两个人难得的异口同声。

阮霆深自己睡眠轻,和一个刚认识没几天的女人睡同一张床,那他今晚可以不用睡觉了。

看到自己的提议被两个人同时拒绝,小家伙只得悻悻地收了声。

幼儿园里其他小朋友说起过,每天晚上会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觉,他只有羡慕的份,他从出生以来,就没有感受过这种正常家庭的爱。

现在终于有妈咪了,可是妈咪还是不愿意一起睡觉,真是伤脑筋……

爸比也不知道主动点,哼!

他忽然生出了一个坏主意,大声说道:“喂,爸比,你把口水擦一下好吗?”

口……口水?

自己虽然这么多年都没碰过女人,这个女人确实看起来也还挺……挺可口的,但是,他是谁,他是阮霆深啊,至于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吗?

而且还是当着这个女人的面?

阮霆深大惊失色,情急之下,连忙用手指到嘴角上去一摸——什么都没有。

被这混小子给捉弄了!

小家伙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跳下去,跑去抱住梁真的腰,“妈咪救命,爸比以大欺小!”

阮霆深恼羞成怒,“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小家伙推着梁真往外走,“我……我今天跟妈咪睡!”

两个人出了门,一起到隔壁的房间里睡去了。

安顿好小家伙,梁真按着终于平静下来的心,松了一口气,关了灯。

一想到阮霆深刚才的样子,梁真在黑暗中轻轻地笑了。

外面都说阮霆深为人冷酷孤傲,很难接近,可是刚才的样子……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时候,莫名的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

黑暗中小家伙忽然出声,“妈咪,你在笑什么?”

“我……”

梁真板起脸,“没什么,睡觉!”

然而小家伙就好像洞察了她的心思一样,“妈咪,你说我爸比今天是不是傻掉了?哈哈哈不过我觉得,爸比是真的很喜欢你的啦!”

“你再不睡觉我就把你赶出去!”

“妈咪好凶哦……好吧,我睡,我睡,我要抱着妈咪的胳膊……”

“……”

“睡不着,妈咪给我讲故事吧?”

“好吧,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和尚在讲故事……”

她讲的故事一点也不好听,乏味得要命。果然,没过一会儿,小家伙的呼吸声就平稳均匀起来,睡着了。

梁真躺了一小会儿,睡不着,索性爬起来。

她白天拿卷宗整理的那些资料,还有一些不太完善的,需要查资料。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阮霆深的书架上似乎有法律相关的书籍。

梁真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因为怕吵到隔壁的男人,索性连灯都没开,赤着脚,像只猫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房间里闪出来,在黑暗的走廊里,凭着记忆,摸索着往前走。

才走了没几步,忽然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是什么?

明明记得这走廊里除了墙什么都没有的……

梁真愣了一下,伸手一摸,瞬间吓得背后浮起了一层白毛汗,是一个人!

“啊——”

梁真尖叫起来,下意识地往狭小的角落里缩,瞬间已经脑补了各种入室抢劫、密室杀人、恐怖分子入侵、半夜灵异事件……

一个比一个恐怖。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自己才二十五岁啊,还没有给爸爸翻案,还没有做出点事业来,也没有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不能就这样英年早逝吧……

楼下的管家陈妈听见了她的叫声,连忙跑上楼来,并很快地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

梁真闭着眼睛,虽然已经感觉到周围一片灯火通明,她依然不敢睁眼。

四周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一个男人的声音缓缓响起来,“你能放开我了么?”

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啊……

阮霆深?

梁真慢慢地睁开眼睛,男人的脸近在咫尺。

而她自己……

刚才下意识躲的也不是什么墙角,而是阮霆深的怀里。

至于她撞到的莫名其妙出现的物体……当然就是阮霆深本尊了。

所以现在,陈妈和白东、墨阳,还有家里的几个佣人保姆,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衣的她,依偎在同样穿着睡衣的阮霆深怀里。

这……感觉好像比刚才想到的任何一种场景都更可怕。

这些人里,数白东最有眼力见了,他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说道:“那个……原来是四爷跟夫人在闹着玩啊,没事没事,我只是路过而已,撤了,撤了……”

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哎呀好困啊,都困迷糊了,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

梁真百口莫辩,喂喂喂,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家里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梁真的身份,那本来就是四爷的女人,在家里想怎么闹,还不是凭四爷开心?

叫白东这么一说,大家立即一哄而散,各自睡觉去了。

阮霆深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某处。

刚才在黑暗中被她撞了一下,虽然隔着两层薄薄的睡衣,但是身体的触感很清晰。

他舔了舔嘴唇。

这个女人……其实还是很有料的嘛!

梁真退后两步,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阮总,我只是……”

阮霆深回过神来。

“为什么不开灯?”

梁真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我怕吵到你……”

他本来也是回来得太早,睡不着,所以想着到书房里去,处理点事,再看几份报表的。自己家里他熟悉得很,为了不惊扰白东他们,也免得他们聒噪叫他按时休息什么的,所以他经常不开灯。

没想到今天失了算,忘记家里还有一个女人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跟他一样,大半夜不开灯往书房里摸。

真是……

他忽然又有点想笑。

看样子,他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阮霆深也没为难她,转身回了房间,“我不急,书房你用吧,别熬太晚。”

“谢谢。”

梁真在书房里查过资料,把需要的文件都准备好了,第二天一早就从阮宅出来,直奔了看守所。

她已经提前打过了电话预约,要求见爸爸一面。

按照规定,嫌疑人与家属会面的机会是有限的,还没有到规定的时间,作为女儿她还不能去看望爸爸。

不过,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律师,在等待复核期内,嫌疑人有权利提起上诉,会见律师也是必要的。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与爸爸的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几年之前。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几年中,她就应该多抽时间回几趟家,起码还有时间陪一陪爸爸,也许还能多了解一点家里的情况,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来。

要是这个案子她翻不过来的话,那将成为她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早早地赶到了看守所,还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见到了爸爸。

爸爸的样子,明显比几年前苍老了很多,看起来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

他身上穿着象征着犯罪的红色马甲,戴着手铐和沉重的脚镣,慢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曾经宽广坚强的肩膀已经佝偻,曾经牵着她逛儿童乐园的手如同枯枝一般,他额头上和脸上的沟壑,都是她无法企及的厚重岁月。

虽然他表现很淡定,但是在看到女儿的那个瞬间,还是老泪纵横。

“爸爸……”

梁真自己也泣不成声,这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抬手看了一下表,“有话就抓紧时间说吧,只能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

梁真喉头哽咽,但是作为律师,她还记得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她拿出纸和笔,“爸,我今天以律师的身份,郑重地问你一个问题。你跟我说实话,你是被冤枉的吧?”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好硬好大好浪夹得好紧涨奶上司帮忙吸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