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1505浏览704706本站已运行441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导演太深了快停下

苏菲盯着赵东的眼睛,当时他就是用这样一句话,把自己从魏家的订婚宴上抢走,霸道又不可理喻。

赵东认真点头,“当然算数!”

苏菲冷笑着说,“这下你满意了?高兴了?得意了?告诉你,我现在是穷光蛋了,以后还有可能无家可归,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说完,她转身就走。

赵东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冲自己发这通脾气是怎么个意思?

难不成,这一切还要怪在自己的头上?

赵东第一次领教到苏女神的刁蛮任性和无理取闹,压住脾气,快步跟了上去。

刚走两步,就看见苏菲被人叫住。

“苏总,你也来逛超市?”

迎面走来两个女孩,模样青春靓丽,打扮也很时尚,听她们嘴里的称呼,应该是公司里的下属。

苏菲神色如常的点点头,本就是性格高冷的霸道女总裁,即使心情不佳,倒也让人瞧不出异样。

“这位是……”

其中一个女孩把目光落向赵东,又识趣的闭嘴。

苏菲也同样愣住,脸上错愕的神色一闪而过。

她没想到逛个超市也能遇见公司里的下属,尤其是在这个时间段,跟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超市买菜本就不合常理,可是又该怎么跟人介绍?

“老公”的称呼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至于朋友,也让她觉着有些别扭。

且不说对面两人会不会相信,就算她们信了,明天的公司里肯定又是一番风言风语。

苏菲原本并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绯闻,可眼下公司里内外交困,任何一点流言蜚语都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并不贪恋荣华富贵,但是也不希望苏家毁在自己的手里。

赵东走了上去,替她解围道:“苏小姐,我帮您把东西放进车里。”

两个女孩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指指点点的问,“苏总,出门还带着保镖啊?”

苏菲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赵东的背影,觉着有些对不起他,随便应付几句,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赵东没有车钥匙,只能傻傻的站在车边,接受路人投来的怪异目光。

苏菲追了出来,打开后备箱,等赵东坐上副驾驶,这才歉意道:“对不起,刚才……”

赵东笑了笑,“没关系,我习惯了。”

一路无话。

等苏菲熄火下车,赵东已经拎着购物袋站在门口。

车门打开,最先迈下一截笔直的小腿,盈盈一握的纤细脚腕,微弓的脚背性感迷人,五指宛如蔻丹包裹在高跟凉鞋之内。

赵东感叹,女神就是女神,简简单单一个下车的动作,也能生出无限魅惑。

指引着赵东来到厨房,苏菲这才开口,“要不要我帮你打下手?”

完全是一句礼貌的客气,这套房子入住半年多,厨房对她来说更像是装饰。

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别说碗筷在哪,她甚至连燃气灶往哪个方向拧都不知道。

赵东当然不奢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苏女神能帮上什么忙,让她去沙发上休息,自顾自的忙碌起来。

房一尘不染,甚至连所有的器皿和厨具都是全新。

赵东感叹,真是难以想象,她以前是怎么解决一日三餐的?

不过好在厨房设施完善,烹饪所需要的各种工具一样不缺,而且全都是国际名牌,虽说对厨艺增益无多,用起来却得心应手。

苏菲扯过一张薄毯,犹如小猫一般绻在沙发上,浅浅睡了一会。

根本不用赵东招呼,完全是被香味叫醒的。

她揉着眼睛来到餐厅,一盘荤炒,两盘素炒,鱼身红烧,鱼头炖汤,标准的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对于自己的家里竟然也能摆出一桌丰富菜肴,苏菲怎么看都像是做梦一般。

“你做的?”

她抢先动了筷子,捻起一截细细品尝。

赵东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怎么样,合你的胃口么?”

“不错!”

苏菲眼馋的眯起了眼角,这两个字看似敷衍,其实在她的字典里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四菜一汤,很快就消灭干净,她贡献了大半的战斗力。

赵东收拾,洗碗。

她就在一旁看着,空气中还残留着菜香,厨房飘出的余温打在脸上。

让这座冷冰冰的房子有了一丝生气,也更像是一个完整的家。

苏菲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她忙着告诫自己,跟赵东只是逢场作戏,一个月后还是要分道扬镳,千万不能被一顿饭菜收买,这才勉强/压住心底的那丝慌乱。

忙碌完的赵东看了一眼时间,九点整。

苏菲整晚都在坐享其成,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正琢磨如何道谢,没成想赵东已经换好了保安服,抬脚准备离开。

她下意识的开口问,“你去哪?”

“上班。”

赵东已经穿好了鞋。

“这么晚还上班?”

苏菲先是错愕,随后才想起来,赵东的工作好像就是夜班。

不过今天他起的那么早,又折腾了一天,还有精力上夜班么?

赵东没想那么多,而是开了一句玩笑,“不努力工作,怎么赚钱养家?”

严肃的气氛变得自然许多,苏菲也心情不错的骂道:“少臭美,谁要你养?我可是苏氏集团的常务副总裁,月薪三万,谁养谁还不一定呢!”

话音落下,她忽然觉着刚才的话有些暧昧,不等再补充点什么,赵东已经转身。

她忙着追问了一句,“哎,那个,你晚上还回来么?”

见赵东愣住,她忙着解释,“你别误会……”

赵东知道,跟苏菲的这段婚姻完全是赶鸭子上架。

对苏菲来说,可能就是做戏给家里看而已。

说的再直白一点,自己对她来说,就是跟家里冷战的工具,就是用来搪塞魏家的借口。

真把这段关系当真?

他还没那么天真。

而且说不定,苏女神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赵东有自知之明,在对方没有完全接受这段关系之前,他不想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

说着,比划了一个电话的手势,“我下班很晚,回宿舍就是了,你有事的话随时打我电话。”

赵东转身开门,顿时愣在当场。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看样子是打算敲门,不过还没等伸手,就被自己抢了先。

看他模样最多二十出头,一身潮牌,从头到脚都是嘻哈打扮,歪戴着鸭舌帽,脚上穿着夸张无比的滑板鞋。

赵东问了一句,“你找谁?”

对方见到赵东,也足足愣了片刻。

他摘掉墨镜,表情古怪,满脸不屑的问,“你丫谁啊?”

说着话,他推开赵东就要往里面闯。

赵东没动,伸手把他挡了回去,重复问道:“请问你找谁?”

潮男瞪大眼睛,语气嚣张的反问,“我找谁,跟你他妈有什么关系?你算个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开!”

他不愿意废话,嚷嚷着就要往里面闯,“苏菲,你人呢?拦我的这个孙子是谁啊?”

赵东听见他满嘴脏话,哪里还会客气。

手上加了几分力道,抬手就把人推了出去。

潮男脚下一个踉跄,撞在了门口的石柱上。

他面色潮红,狠狠一摔帽子,“卧槽你妈隔壁,臭几把保安,给你点脸了是不是?敢推老子!”

赵东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不等举步上前,身后传来脚步声。

来人是苏菲,她急声呵斥,“苏浩,你想干嘛?”

赵东站在一旁,听见对方姓苏,再一看他那张跟苏菲有几分相似的脸庞,转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苏家人,不管他跟苏菲是什么关系,观感都很差。

嚣张跋扈,狂悖无理!

如果苏菲再晚出来半分钟,他绝对扭断这小子的胳膊,然后再把人丢出去。

眼下苏菲出来了,总要给她几分面子。

收回脚步,他强行忍住了动手的打算。

没成想,苏浩满脸不忿,抬脚就踹了过来。

赵东没防备,身上挨了一脚,衣服也印上了一个脚印。

苏菲吓了一跳,急忙拦住两人。

苏浩有几斤几两她再清楚不过,如果任由赵东动手,这小子能站着走出去都算运气好!

她忙劝了一句,“赵东,算了,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赵东心里不痛快,这小子已经二十出头,也能算是小孩子?

更加让他不痛快的,是苏菲明显的偏帮。

孰是孰非并不难分辨,可她对苏浩不仅没有丝毫呵斥,反而劝自己要大度?

呵呵。

果然是冒牌的老公,身份假的也就算了,情感也半点不会付出。

在苏家人面前,她总归是偏向后者。

既然她不领情,又何必平白做这个恶人呢?

自嘲一笑,赵东也懒得再理会苏浩的挑衅。

苏菲看见赵东的脸色,就知道他误会了。

无所谓偏帮,苏家关系复杂,她跟那些亲戚的关系也并不融洽。

之所以不想赵东搀和,纯粹是不想让他惹上麻烦,如果真论远近,她肯定是向着赵东。

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总归是法律上承认的合法夫妻,哪怕他只是用来搪塞家里,用来反抗魏家联姻的借口,那也不能随便让人欺负。

可眼下当着苏浩,这些自然不好解释,也根本没必要解释。

她不习惯跟人低头,赵东如果想误会,那就随他好了。

苏浩那边还看不出眉眼高低,嚣张的叫骂,“孙子,有本事你出来啊,敢跟小爷动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

苏菲寒着脸呵斥,“够了!”

刚才的好心情尽数被破坏,她实在想不通,这个平日里不怎么联系的堂弟,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

苏浩不依不饶,“你妈隔壁,臭保安,躲什么躲?给老子滚过来!”

苏菲警告,“苏浩,你要是再闹的话,我这就给你父亲打电话!”

苏浩像是被掐住了命门,骂骂咧咧道:“孙子,算你运气好,要不然小爷今天肯定弄死你!”

见苏菲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诧异的问了一句,“堂姐,这孙子是谁啊?怎么从你家里出来?”

苏菲板着脸,“张嘴闭嘴就是脏话,你的家教呢?”

不是她想教训,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偏偏几个叔叔伯伯枝繁叶茂。

只是可惜,这些个堂姐弟,从小娇生惯养,没人管教。

这几年苏家声名狼藉,跟这些个纨绔子弟脱不开关系。

就比如眼前这个苏浩,三伯家的心头肉,大学还没毕业,整天鲜衣怒马,飞鹰走狗,没少给家里闯祸!

苏浩厌烦道:“堂姐,你怎么你张嘴就训人啊?我今天过来可是有正事,你赶紧把这个小保安撵走,要不然一会我堂姐夫过来,人家该误会了!”

堂姐夫?

不知道为什么,赵东听见这个字眼,格外刺耳!

苏菲也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回过神,“你胡说什么,哪来的堂姐夫?”

说着话,她有些底气不足的看了赵东一眼。

真要算起来的话,赵东可不就是他的堂姐夫。

可现在把他推到台前?

苏菲知道,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苏浩那边诧异,“当然是东明哥啊,堂姐,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上午的时候,我姐夫就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帮他说和。”

苏菲没来得及纠正他嘴里的称呼,“他要过来?”

苏浩弹了弹鞋尖说,“是啊,东明哥说了,昨天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他今天是专门过来给你赔礼道歉的!”

“不过……堂姐,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啊?大晚上的,你让这个小保安到家里干嘛?这不是诚心让我堂姐夫误会嘛!”

苏菲眉头皱起,“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苏浩嘿嘿一笑,“堂姐,我明白了,肯定是我堂姐夫惹你生气,你这是故意给他上眼药呢!”

说着,他眼神轻蔑的看了赵东一眼,“就算真想气他,也得找个像样的啊,找这么个玩意,算怎么回事?”

赵东慢条斯理的点上了一根烟,指名道姓的提醒,“苏菲,如果你们苏家没有人教他规矩,我可以替你管教一下!”

他也不是泥捏的,之所以一直忍让,无外乎看在苏菲的面子上。

可这小子不知进退,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还真让他没脾气不成?

不等苏菲张嘴,苏浩抢先一步,近乎嘶喊的骂道:“哎呀卧槽,这给你狂的,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赶紧给老子滚!”

苏菲暗道一声糟糕,直觉不好,可惜根本来不及劝阻。

赵东屈指一弹,半截烟头飞了过去。

苏浩被烫的一阵鬼哭狼嚎,扣着嗓子往外吐。

不等反应,赵东跨步上前,一只手就扯过了苏浩的衣领。

苏菲只来得及一声惊呼,“不要!”

终究还是慢了半步,赵东举手就是一记嘴巴。

啪!

赵东甩了甩手腕,将人放开,“苏浩,职业不分贵贱,没谁活该被你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这一巴掌教你做人,再敢跟我出言不逊,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看在苏菲的面子上,他已经手下留情,要不然起码扇飞这小子几颗槽牙!

苏浩愣了好一会。

心里已经被赵东震慑住,可终究是这些年没吃过亏,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眼神怨毒,语气悲愤的骂道:“马勒戈壁,臭几把保安,你敢打我?你他妈给小爷等着,今天不弄死你,我他妈跟你姓!”

赵东拳头攥紧,起脚便要上前。

苏菲这次反应过来,急忙拦在中间,“不要!”

苏浩那边有了依仗,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赵东推开她,结果被苏菲从后面紧紧拉住手腕,“赵东,你别跟他计较,先去上班,这里交给我。”

忽然间,苏浩跨步上前,一拳就打了过去。

苏菲也看见了苏浩的动作,也不知道怎么就愣在了原地。

她来不及提醒,甚至来不及推开赵东。

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拳正中赵东脸颊!

苏浩一击得手,还不等耀武扬威,忽然瞥见一道阴冷目光。

他吓得急忙往后退了两步,“你干嘛?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我堂姐夫一会就过来!”

赵东舔了舔牙床,酸涩,微咸。

疼倒是不疼,不过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寻常打架,他就算缚住双手,也绝对不会吃半点亏。

结果没成想,第一次栽跟头却是因为苏菲。

到底是血浓于水,两方起了争执,她果然还是帮着自家人。

自己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逼迫苏家让步,逼迫魏家妥协,一旦达到目的就可以毫无顾忌扔到一边的工具?

赵东不愿意往这方面想,可事实又摆在眼前。

苏菲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松开赵东,结果瞥见他的脸色,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

憋闷的感觉无处发泄,道歉的话又说不出口。

她少见的示弱,在赵东面前低声道:“赵东,你别误会,这件事我回头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赵东不想被她的演技欺骗,声音淡漠的说,“苏小姐,不好意思,请你让开!”

苏菲有些不适应这种转变,“你……你说什么?”

赵东这次的回答更干脆,“滚!”

苏菲愣在当场,不等多想,赵东已经转身离开。

她紧咬着嘴角,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那个字。

也不说上是什么滋味,委屈,懊恼,愤怒,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让她犹如丢了魂。

赵东同样心思沉重,刚走了两步,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优雅滑入视线。

副驾驶的位置走下来一个保镖模样的壮硕男人,一边护住头顶,一边躬身开门,气派十足。

苏浩疾步上前,一脸的讨好和巴结,卑躬屈膝的奴才相,“堂姐夫,魏伯母,注意脚下!”

赵东只觉一阵恶心,扭头要走,结果被苏菲拦住。

他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苏菲紧咬着嘴唇,语气更加强烈的反问,“你什么意思?”

赵东不无讽刺道:“魏家大少亲自上门道歉,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种时候不走,难道还留下来碍眼嘛?苏小姐请放心,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苏菲反问,“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赵东想不出别的答案,“不然呢?”

苏菲自嘲一笑,“辛苦,劳务费过几天我打到你的账上!”

赵东抬脚,步子仿佛千斤重。

忽然间,身后有人开口,“站住!”

赵东回头看去,车上下来两个人。

女人四十岁上下,一脸倨傲,美艳中透着几分不可一世。

一头波浪卷,身材肥胖,脖颈上的蓝宝石项链煜煜发光,看气质就是豪门贵妇那种。

尤其是她穿了一件低领毛衣,胸前的那片雪白轻易就能抓住男人的眼球,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深邃感。

至于刚才叫住他,是魏东明,脸上的儒雅风度瞬间消散,看向赵东的目光也狰狞而怨毒,恨不得将他当场生吞活剥了。

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大闹订婚宴,他也不会成为整个天州的笑柄!

赵东戏谑的问,“魏大少,你叫我有事?”

魏东明险些当场暴走,“姓赵的,你他妈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女人在一旁拉住,语气也阴冷如刀,“昨天就是你,大闹我儿子的订婚宴?”

赵东闻言一愣,原来她是魏东明的母亲!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和老公去朋友家做客互换,爸爸今晚我给你办公室不许穿内裤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