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2299浏览707558本站已运行445

那夜四次,我与儿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

苏妃子的话,弄的苏婉和林北两人,有些哭笑不得。

紧张的情绪,也是瞬间放松了下来。

“妃妃,爸爸回来了,所以,就不能穿了哦!”

苏婉赶紧解释道。

“不,我不管,他不是爸爸,他就不是爸爸!”

苏妃子仍旧是眼泪汪汪的,带着哭腔,听的让人心都要化了。

苏婉也是没想到,小孩子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但也很固执。

“稍等,我很快回来!”

见状,林北赶紧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妈妈,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就我没有!”

“他们都说我是野丫头!”

苏妃子,扑在苏婉的怀中,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哭的异常伤心。

苏婉紧紧的搂着苏妃子,声音也有些哽咽:“妃子不是野孩子,妃子有爸爸的,爸爸已经回来了。”

“妃子乖,不哭啊,爸爸等下就会来了!”

苏婉不断的安慰着苏妃子。

虽然林北没说,但苏婉猜测到了林北去干嘛了。

只希望林北能快点回来。

每一次,苏妃子哭着要爸爸的时候,苏婉都很无奈,也很心疼,越是如此,她也就越是恨那个人。

片刻后!

苏婉本来还在安慰怀中的苏妃子。

但苏妃子,忽然是止住了哭声,伸出两只小手,抹了抹眼泪,睁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苏婉背后。

“爸爸!”

苏妃子轻声叫道。

苏婉赶紧跟随着苏妃子的目光,朝后看去。

顿时,苏婉的美眸,也是瞬间睁大。

只见,林北一身戎装,自夕阳的余光中,正一步一步走来。

庄严神武!

风姿绝世!

在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之中,显的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让人侧目!

“爸爸,真的是爸爸!”

苏妃子当即是开心的笑了起来,挣脱了苏婉的怀抱,踩着小碎步,伸着小手,有些踉跄的朝着林北跑去。

“妃子,爸爸回来了!”

这一刻,林北的眼眶,也是湿润了。

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将苏妃子,一把抱了起来,抱入了怀中。

“爸爸,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回来看我呀?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呀!”

苏妃子紧紧的搂着林北的脖子,生怕林北一下子消失了一般。

“爸爸,你还会离开我和妈妈吗?”

“爸爸,你以后还会来接我放学吗?”

苏妃子不断的问着问题,手却是一刻也不松开!

“妃子,爸爸以后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放心,爸爸不会再和你分开了!”

林北伸手摸了摸苏妃子的小脑袋,帮她把两根小辫子理顺,坚定的说道。

“耶,真是太好了,以后爸爸都不会和我分开了!”

苏妃子高兴的大叫道。

然后,这才松开林北的脖子,伸出小指头:“那我们拉钩!”

林北微微一愣,然后,赶紧伸出手。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苏妃子无比的开心。

林北也是乐呵呵的跟她拉钩之后,再大拇指碰大拇指,盖了个章。

旁边的苏婉看到这父女其乐融融的一幕,一时之间,甚至有些恍惚。

妃子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她只觉得,哪怕是欺骗,自己这一次,也做对了。

善意的谎言,远比残酷的真相,要好得多。

很快,苏妃子便是让林北将她放了下来。

然后,伸出小手,将林北给拉到了苏婉的面前。

然后,又是伸出另外一只小手,握住了苏婉一根白嫩的葱葱玉指,将苏婉的手,拉了过来,和林北的大手,放到了一起。

在接触的瞬间,苏婉的脸色,顿时浮上一抹羞红。

白嫩的手掌,微微一颤。

不过,最终,为了不让苏妃子察觉什么不对劲,还是没有抽回手掌。

“爸爸,你这样不对,要牵着妈妈的手。”

苏妃子见林北没什么动作,开始纠正。

林北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但毕竟,他和苏婉,现在只能算是雇佣关系的陌生人,林北看了看苏婉。

苏婉脸色更红了一些,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了首肯,林北这才是握住了苏婉的玉手。

握住的那一刻,便是感觉到了一股滑嫩,柔若无骨的细腻感。

这是林北,从未有过的体验。

五年来,他执行过无数任务,无数次险死还生,最终,一战封神,光荣退役!

现如今,执掌Z国最神秘的组织“天策”!

获封天策之名!

位极人臣!

但除了五年前和苏婉有过一次肌肤之亲外,林北从未碰过女人。

其实,哪怕是五年前那一晚,林北也是失去了意识,仅凭本能行事,并没有什么感觉。

此时的林北,完全不像那个叱咤风云,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林天策!

反而像是一个纯情小男人似的,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起来。

见林北和苏婉牵手之后,苏妃子,也将自己的小手,放了上去,兴奋的说道:“以后爸爸妈妈,还有小妃子,永远不会分开了!”

“对,咱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林北赶紧跟着说道。

随后,苏妃子便是又拉着林北,走到了附近一个同学面前:“小雅,看到了没?这是我爸爸,他来接我放学了。”

“琳琳,我有爸爸,以后不准你再笑我没有爸爸。”

……

苏妃子拉着林北,走到一个又一个的同学面前,骄傲的介绍着。

林北也配合着苏妃子,笑着,温和的跟每一个人打着招呼。

这一幕,要是被林北的那些敌人看到,定会惊掉一地眼珠了。

那个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不苟言笑,手段凶残的林天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温柔了。

只不过,最后,在苏妃子拉着林北,走到穿着一身名贵衣服的小男孩面前时,苏妃子还没介绍,小男孩便是伸手要推苏妃子,嘴里还说道:“谁知道这是不是你爸爸,你个没有爸爸的野丫头,离我远点!”

林北见状,眼疾手快。

立马是伸手,将苏妃子抱走,没让小男孩的手,碰到苏妃子。

不过,小男孩却因为想要推倒苏妃子,用力过猛,没有收住,立马是一个踉跄,向前摔去。

林北眼中闪过一抹冷色,不过,还是伸手,扶住了小男孩,没让他摔倒。

然而,这一幕,落在旁边一位,身着华丽的美少妇眼中,当即便是暴跳如雷:“你敢欺负我儿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轩轩要是受了伤,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而在这少妇说话的同时,那名叫轩轩的男孩,则是一把推开了林北扶住他的手臂,恶狠狠的看了林北一眼,当即便是哭了起来:“妈妈,他打我!”

“你敢打我儿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少妇闻言,当即便是暴跳如雷。

林北的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如刀,盯着少妇,声音逐渐变冷:“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怪罪于人?”

“我管你对错呢,我只知道,我儿子哭了,那就一定是你的错。”

少妇快步走过来,二话不说,举手,便是一巴掌,朝着林北扇了过来。

林北眸光一冷,微微侧身,躲过了少妇的巴掌!

“你,还敢躲?”

少妇恼羞成怒。

“你的意思是,你要打人,我还只能站在这,任由你打?”林北声音

愈发的冷厉。

“没错,真以为你穿着这身衣服就能吓唬人?”少妇虽然长相美艳,却是嚣张异常,姿态张狂,“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打你,脏手,我要你,给我跪下,认错。”

“不仅是你,还有这个野丫头,一起跪下,给我儿子认错。”

“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少妇呵斥道。

凶巴巴的模样,把苏妃子吓的直往林北的身后钻。

苏婉这时候,也已经赶了过来了。

“妃妃别怕。”

赶紧将苏妃子揽进怀里。

“原来是你这个狐狸精啊,什么时候找了这么个姘头啊,要是耐不住寂寞,那也找个身体强壮的男人啊,找个小白脸,有什么用?”

少妇看到苏婉,眼中闪过一抹嫉妒之色,讥讽道。

她记得苏婉,上一次,她和她老公来接孩子放学,也是碰到了苏婉,让她老公,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婉看了好久。

“掌嘴!”

林北口中吐出两个字。

踏前一步,忽然是一个巴掌,扇到了少妇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骤然响起。

“你,你敢打我?”少妇捂住脸颊,满脸不可思议,“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我管你是谁,刚刚那一巴掌,是教训你出言不逊!”

林北冷声说道。

然后,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清脆之音,无比清晰。

“这一巴掌,是打你教子无方!”

说完,林北再次一巴掌,扇了出去。

“最后这一耳光,是教你做人!”

林北眸光冷彻,冷声说道。

接连三巴掌,将少妇直接打懵了。

“你,你敢打我?”

少妇呆若木鸡,如果不是脸上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完全不敢相信,在这青州,竟然有人敢打她。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敢杀你,你信不信?”

林北目光垂落,眼中,涌现出一丝杀意来。

那个眼神,吓的少妇一哆嗦。

咬了咬牙,威胁的话语,几度到了嘴边,最终却是没敢说出口。

只是,眼神之中,满是怨毒之色。

这时候,苏婉也是站了起来,抱着苏妃子,走到林北身前,轻声说道:“麻烦帮我抱着妃妃!”

林北赶紧是将苏妃子接到手中。

而一直带着温婉笑容面对苏妃子的苏婉,此时,脸色也是渐渐的变冷。

走向少妇。

“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行,如果是我家妃妃的错,我们肯定道歉,可你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怪我女儿,哪怕是你羞辱我,我都当没听见了,但你不应该恐吓我的女儿。”

“如你所说,你的儿子哭了,那就是别人的错,那我现在也想说一句,你吓到我女儿了,我也不会再分对错,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你的错,我要为我女儿,讨一个公道!”

说完,只听见啪的一声。

苏婉一耳光便是扇在了少妇的脸上。

欺负她,可以。

但想要欺负她女儿,绝对不行。

为了苏妃子,她甚至可以和父母决裂,抛下江都苏家大小姐的身份,放弃万千荣华富贵,她怎么能容忍别人欺负苏妃子。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这是,夫妻混合双打啊!

虽然周围不少来接孩子的父母,都看的出来,此事,过错绝不在苏婉他们一边。

但,有些人可是知道少妇的身份的。

那可是唐家,唐青竹的嫂子,王静。

青州新贵。

这夫妻两人此举,完全就是在打唐家的脸,彻底得罪死了唐家啊。

众人虽然也看不惯王静的行为,觉得很解气,但也只能是为苏婉和林北两人感到默哀了。

纷纷是远离了他们。

尤其是之前,苏妃子带着林北,打过招呼的几家人,纷纷是赶紧带着孩子走了。

那意思很明显,我们家,跟他们家,可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林北对于那些家长的反应,无动于衷。

反而是看着苏婉的倩影,微微有些出神。

苏婉,给他的感觉,就是温婉尔雅、知书达礼的那种,没想到,竟然也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举动。

这一刻,林北在苏婉的身上,看到了不同的一面。

与此同时,青州,孙氏集团。

二十八楼!

一众人从集团会议室里面,走了出来。

为首之人,乃是一个二十七八岁,带着金丝边眼镜,身着正装,将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苟的男子。

“少爷……”

见到男子出来,早已在外等候多时的一个老者,快步上前。

只不过,他刚刚称呼出声,便是被男子打断了:“黎伯,我都说够好多次了,在公司,不要叫我少爷,叫我孙总!”

老者拍了拍额头:“您看,我又给搞忘了!”

“我来公司,是想告诉您,小少爷,被拘留了!”

闻言,孙浩辰目光一怔。

“跟我来办公室!”

说着,孙浩辰便是将老者给带去了自己的副总经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孙浩辰坐在茶几旁边的真皮沙发上,摘下了眼镜,揉了揉额头,眉眼之间,难掩疲惫之色。

半天后,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我那弟弟,虽然不太成器,没什么真本事,却又爱搞些小动作,想要夺权,平时也喜欢耀武扬威,纨绔不已。但分寸他还是有的,不该得罪的人,绝不会得罪。”

“况且,我们和青州当局的关系,也一向交好,平时没少打点,他怎么会被拘留了呢?哪怕犯下些什么事情,看在孙家和唐家的面子上,应该也不至于为难他才对。”

黎伯赶紧回应道:“我已经去交涉过了,但是,周坤并不放人。”

孙浩辰脸上闪过一丝寒色,淡淡道:“还是我们孙家底蕴不够,终究比不得青州那些根深蒂固的豪族,看来,周坤应该是想要拿点好处了,最多再有十年,我孙家,在青州,便可真正高枕无忧了。”

说罢,孙浩辰便是拿过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周叔,我是孙浩辰,我听说我弟弟被带走了,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孙浩辰哈哈笑道。

“是浩辰啊,我也正想跟你们沟通一下呢,浩轩的事情,我是不得不为之啊。”

周坤沉声说道。

“此话怎么说啊?”孙浩辰眼中寒意更甚,这等惯用伎俩,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此事,是上峰的指令,来自省城的指令,要求严办。”周坤说道,顿了顿,又才沉重的说道,“本来,即便是再严办,最多过个几天,浩轩当然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去,不过……”

“不过什么?”

孙浩辰,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刚刚,我又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里面,全部都是浩辰这几年,犯下的事情。”

“其他的就不说了,尤其是一年前,那个酒吧女自杀的事情,证据确凿,直指浩轩。”

“在你来电话之前,省城又是下了指令了,要求我们,一定要严查此事,不得不为,因此,我也正想跟你们沟通一下。”

“此事,若要解决,那就要找到源头,看看浩轩,到底是招惹了谁?除非那人松口,将所有的证据全都撤除,并承认伪造,否则,我们也只能按规矩办事了。”

此事,周坤也很头疼。

“好,谢过周叔了,此事,我们一定会解决的!”

孙浩辰凝声说道。

随后,眉头深深的皱起。

“到底是浩轩得罪了人,还是有人故意要搞我们孙氏?”

“动用有所能量,查!”

孙浩辰沉声说道。

对于他那个弟弟的死活,他并不是很关心,但若是涉及到孙家的脸面,或者利益,那就决不能容忍。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你这好大你弄疼我了轻点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