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2620浏览709233本站已运行447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小雪涨开了灌满了被黑人玩得不能下床

关筱乔脸色一变,连忙想要将房门给关上,但还是晚了一步,郗庭瑞已经先一步挤进了房间里,反手将房门给关上了。

“郗庭瑞你想干什么?我叫人了!”

她紧张地警告他,却也同时想起这是郗家的酒店,郗庭瑞真想要对她做什么,根本就不会有人会来帮她。

“筱乔我错了!”

郗庭瑞却是突然一把将她给抱住,“我不该那么对你的筱乔,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糊涂,你原谅我吧筱乔……”

他情绪激动地说道。

“放开!你放开我!”她拼命挣扎道。

“我求求你原谅我吧筱乔,我对你一直都是有感情的,我那么对你其实也是逼不得已……”

“郗庭瑞!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关筱乔停下挣扎,死死地盯着他,“你想要做什么就直说,别在这跟我绕弯子!”

他这突然又一副深情的态度,显然就不是真心而为,关筱乔不猜便知。

果然郗庭瑞瞬间收起自己懊恼的模样来,换上几分讨好,“筱乔,我们谈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关筱乔冷冷道,“郗庭瑞,如果你过来,是想要让我帮你设计郗天祁,那我直接告诉你,我是不会答应的!”

她不可能蠢到朝同一个坑里连跳两次,郗庭瑞对她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显然只是因为见她攀附上了郗天祁,对他来说又有了可利用的价值而已。

郗庭瑞的脸色微沉,恢复到理智精明的模样,“筱乔,我知道你和我六叔在一起是为了什么,你想要的那些东西,我都可以帮你拿到。甚至你还想要些别的,我也能为你做到。”

“我要你放弃郗家的产业,你会答应吗?”

关筱乔冷笑,“郗庭瑞,你为了争夺家产,利用女人,陷害亲叔叔,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点!就你这种卑鄙无耻还又自以为是的人,你以为我还会相

信吗?”

郗庭瑞脸色一沉,突然扬手朝她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你跟我装什么装?我过来这儿是给你脸面,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神色狰狞,“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关筱乔强忍住窒息的痛苦,“郗庭瑞……你就是掐死我……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郗庭瑞,她真的是彻底看透他了!

她的强硬显然更加激怒了他,郗庭瑞冷笑,“哼!你以为你不答应我,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么?告诉你,我郗庭瑞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说着直接将她朝床上一扔,就去撕扯她的衣服。

“我倒要看看,像你这样谁都能睡的女人,我六叔还会不会想要?关筱乔,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关筱乔拼命挣扎着,眼见着身上随意裹着的睡袍被他轻易给解开,情急之下狠狠一口咬住了他的肩头

小说文学

郗庭瑞吃痛,直接上前一扑,一手钳制住她的双腕,另一手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来人哪!救命!救命啊——”关筱乔大声呼救。

“你叫啊,这里是帝豪云景,你倒是叫出一个人来救你试试?”

郗庭瑞露出阴狠的笑意。

眼前一片白色闪过,浴袍飞到了地上。

身体完全被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关筱乔看着直朝自己扑过来的男

人,内心一阵恐惧。

“郗庭瑞……”

她丝毫挣脱不开欲图不轨的男人,心里终于忍不住慌乱起来。

却是忽然,郗庭瑞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机警地将目光移向一旁。

再也顾不上许多,关筱乔连忙用尽所有的力气,趁机用力一推,奋力从他身下挣脱开。

“看样子,我这是进错房间了?”

在慌乱扯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的瞬间,她陡然听见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六……六叔?”

郗庭瑞显然比她还要震惊万分,几乎是同时,人已经连滚带爬下了床,手忙脚乱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衫。

郗天祁看上去神色自若,单手抄在裤兜里,依旧是那副风流不羁的模样。正迈开长腿,径直朝着床前走来。

“不……不,是……是……”郗庭瑞紧张到语无伦次。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郗天祁竟然会出现,撞见这一幕。

在自己叔叔的房间里欲行祸事,这事要是闹大了,他以后还怎么获得老头子的信任?

郗天祁睨着他,语气微沉,“那到底是是,还是不是啊?”

“不是!”

郗庭瑞总算是冷静回来,“是这样六叔……我刚还以为这是我的房间,对……就是我走错房间了!”

说完做出一脸懊恼的模样,暗暗却将目光朝关筱乔瞥了一眼,带着警告的意味。

关筱乔惊魂未定,来不及反应,只是恨恨地瞪着他。

“是你走错房间了?”郗天祁好似恍然大悟,“看来你这眼神真不是太好使啊,在自家的酒店里,竟然还能走错房间?”

走错房间也就罢了,连房里的人也能认错?错的都摁床上去了?

郗庭瑞竭力保持着镇定,“六叔说的是,我刚才的确是看花了眼……”

“难道我这门锁也有问题?”你眼花了,房门是怎么进的?

“是,改天我就让人过来好好检查一下。”

郗庭瑞将不要脸发挥到底,只装作听不懂,连忙毕恭毕敬地应道。

其实他也只比郗天祁小了几岁而已,而且平日里还看似十分沉稳老练,颇有一副继承人的风范。

可到底做贼心虚,站到郗天祁面前,气势上却反而下来一大截,显得畏畏缩缩。

倒是没个正行的郗天祁,此时长辈做派十足,果真真一副“六叔”的模样。

“还是别改天了,明儿就弄。你现在就回去,好好反思一下这事,赶紧给安排一下。”

这话一语双关,既可以理解为门锁的事情,也可以理解为是让他反思刚才对关筱乔做的事。

郗庭瑞善于捕捉重点,发现他并没有打算深究,于是连忙顺着台阶就下,“六叔放心,我这就去办!”

说完赶紧离开,走之前不忘落将落在床上的领带一把拽走。

郗庭瑞走后,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关筱乔蜷坐在床上,一颗心沉沉浮浮。

虽然受害者明明是她,但她不知怎么却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恐慌。

她和郗天祁虽说还没有正式履行合约,但是就刚才被撞见的这一幕来说,还是十分容易让他产生误会的。

果然郗天祁的脸色不太好看,人还没走到她的跟前,就凉飕飕道,“你胆子倒真是不小!”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游泳教练几巴真大,几家一起乱弄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