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3069浏览714427本站已运行4412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我沉默着没说话,顾霆琛执拗的目光望着我。

公交车到下一站的时候我便着急下车,他没有跟随上来,我打车回到之前那个地方,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回到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发了许久的呆,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浮现着顾霆琛说的那句话,“我始终欠她一场婚礼。”

仔细算起来,顾霆琛的确欠温如嫣一场婚礼。

三年前的确是温如嫣放弃的顾霆琛,但也算是顾霆琛放弃的温如嫣。

假如温如嫣不拿那三百万离开梧城,顾霆琛也是打算跟她说分手的。

在爱情中,谁又能说谁做的对呢?

那盛大的婚礼早在三年前就该给她的。

我不过是鸠占鹊巢,现在只是一切都回到原点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季暖给我打了电话。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在梧城开了个猫猫茶馆,一进茶馆全都是悠闲的走来走去的猫咪,说起来她的茶馆一直是亏本的状态,这么多年也是靠我入股才存活到现在。

我把手机搁在耳边问:“找我什么事?”

她兴奋的说:“隔壁不是音乐会馆吗?晚上有钢琴演奏,听说是从美国回来的大师,你不是喜欢钢琴吗?现在过来我晚上就陪你去欣赏。”

我喜欢钢琴只是因为是顾霆琛弹的而已。

我低头看见桌上那张里面有着五百万的银行卡,去大街上买那份爱实在是枉然,被人当成精神病不说,还被顾霆琛他们撞见落魄的自己。

钱既然留着没用,还不如都给季暖经营茶馆。

我答应她说:“我大概一个小时到。”

我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整理的整整齐齐,又去浴室卸妆随后出来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无论何时何地自己都想要最美的状态。

最后我换了件蓝色齐膝的大衣打车去了茶馆,屋外依旧落着雪,我深深的吐了口白气,装作精神十足的进了茶馆。

季暖看见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杯过来把我抱进怀里,笑问:“最近忙什么呢,一直不过来坐坐?”

我扯了个慌说:“都是工作上的事。”

见我给了个解释,季暖松开我道:“你自己坐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泡一杯茶,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

我找了个安静的位置抱着一只白色的猫咪坐在窗边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一派安详的气息。

突兀的,一个挺拔的背影撞入眼眸。

那抹背影,异常的孤傲。

我怔住,不知怎么的,眼泪静默的流了下来。

我目光几乎贪恋的盯着那抹背影,像我年少那般,悄悄的跟随在他的身后,那么的令人熟悉,激荡起我所有的回忆。

我慌乱的起身,猫咪吓了一跳跑开,我冲出茶馆四处张望着,可在拥挤的人潮中我再也寻不见那抹背影。

季暖看见我跑出来,她慌忙的追出来,见我哭的不知所措,语气担忧的问:“笙儿,你干嘛哭啊?”

我好像看见他了……

那个背影,第一次给我那么深刻的感觉。

终于和曾经那个温暖的男人重叠了在一起。

他会是顾霆琛吗?!

会吗?

可除了顾霆琛没人能给我这般感觉!

倘若他不是顾霆琛那又是谁呢?

我猛然想起顾思思口中提起的音乐会……

指的是这儿吗?

顾霆琛此刻也在这儿吗?

我抬手轻轻的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收回视线看见季暖也在哭,我惊奇的问道:“暖暖,你在哭什么?”

“笙儿,你为什么看起来总是那么难过?”

季暖张开双手抱着我,哽咽道:“你总会莫名其妙的流泪,可他在三年前已经是你的了啊。”

季暖口中的他指的是顾霆琛。

我还没有告诉她我离婚的事情。

我闭了闭眼笑说:“或许是雪太凉眼睛了吧。”

我和她一起回到茶馆,我找到刚刚被我吓到的那只白猫,轻轻的将它拥进怀里,“抱歉,刚刚吓着了你。”

它喵了一声,用脑袋轻轻的蹭着我的手背,见它如此乖巧的模样,我忍不住的笑出声道:“真乖。”

在茶馆待到晚上,季暖临时有事不能陪我去音乐会现场。

她把票塞到我怀里便着急的离开了。

我把银行卡放在她的电脑旁就去了隔壁音乐会馆。

现场人满为患,我找到自己的座位走过去坐下,旁边是一对情侣,两人低低的说着亲密的话。

女孩问他,“你什么时候娶我?”

男孩笑说:“等你长大我就娶你。”

我偏头望着他们,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

听说这个年龄爱上的人一辈子都忘不掉,正如季暖。

她高二那年爱上了一个地痞流氓,那个男孩明明一无所有,不能给她稳定的生活和足够的经济,但她爱他爱的无法自拔,为他堕过胎也闹过自杀。

即便这样,季暖依旧会说她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那般爱她的男人了。

我记得她许多年前说过一句话,“那个男孩……在流里流气的外表下有一个如清风般朗月般的灵魂,我懂他的脆弱,敏感,自尊以及为了爱义无反顾。笙儿,她不比你当年认识的那个顾霆琛差劲,他甚至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傲气。”

是的,那个男孩一无所有,但他有条命,肯愿意为季暖随时牺牲的命。

在季暖高三那年,他替她挡了一场车祸。

他没了,季暖的心也跟着走了。

直到现在,季暖都依旧单身。

我收回视线,心里默默地祝福这个年龄段的所有少年少女能都如愿以偿。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场音乐会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

就在我打算离开时,一个熟悉的旋律入了耳。

我眼眶瞬间湿润,目光错愕的望着舞台。

一架钢琴,一双很漂亮的手。

风居住的街道……

他还记得吗?

那个男人在演奏钢琴的时候那般温雅俊郎。

如多年前那般与那个温暖儒雅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曲落尽,我慌忙的离开去后台找他,但怎么也寻不见。

我好怕他离开,怕他明天过后就是别人的新郎了。

我好想见见他,想让他知道我是谁。

我在后台找了很久都没见人,最后失落的离开音乐会馆。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雪下的更密集了。

我踩着高跟鞋缓慢的走在街道上,路灯慵懒的洒在雪路上,走着走着,面前突然拖出了一个斜长的身影。

我站住,缓缓的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

我凝住呼吸,他穿着藏青色的齐膝大衣,里面配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脖子上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杏色围巾,与下午我见到的那个背影如出一辙。

原来我在车水马龙的街上看见的人真的是他啊……

我抿了抿唇想问他为什么要弹那首风居住的街道,但我还没来得及出口,他便弯了弯唇角,眉眼盈盈的笑着道:“小姑娘,你又跟着我……”

闻言我没控制住力道咬破自己的唇。

小姑娘……

他这是记得我了?

我湿润着眼眶颤颤巍巍的喊着,“顾霆琛。”

梧城下了几天的雪,整个城市都是晶莹透彻的,我们两人面对面的站在狭长的巷子里,淡淡的路灯洒在他身上拖出他斜长的身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他听见我喊他的名字他怔了怔,眸光探究的望着我,半晌轻轻的嗯了一声,嗓音温润如玉道:“小姑娘住哪儿的?”

“时家别墅……”

我突然想起顾霆琛从没去过时家别墅,忙慌乱的报上地址,他轻轻的笑开,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我系上,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暖。

我贪婪的深呼吸听见他说:“走吧,送你回家。”

顾霆琛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呐……

眉眼如画,温雅清隽。

我上前走在他的身侧,模样乖巧的伸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掌心,他身体顿了顿但没有拒绝我,而是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心带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他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有问,直到站在时家别墅门口,我望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顾霆琛,你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他弯了弯唇拒绝道:“小姑娘,天晚了。”

天是晚了,顾霆琛的衣服上还落了很多雪花,我踮起脚伸手替他理了理,笑的明媚道:“那下次见。”

他没答应也没有拒绝,我忽而明白,今晚的一切不过是我的自作多情,分开之后他就是温如嫣的新郎。

他说过,他始终欠他一场婚礼。

而我始终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心里到底又在期盼什么呢?

我眼眸黯然,转身回了别墅。

我快速的跑回房间里打开灯,又走到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的那个男人,他依旧那个姿势站在那儿,身材挺拔,双手漫不经心的插在衣兜里。

我把脸颊轻轻的贴在窗户上低声的说了句再见。

再见,顾霆琛。

再也不见。

望今生你所要的都能如愿以偿。

我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缓缓的掉落……

最近的我,怎么这么爱哭呢……

我咧嘴笑了笑,等顾霆琛离开转身进了浴室洗澡,又如往常那般吃了止痛麻痹自己的药物。

清晨醒来时脑袋晕晕沉沉的,腹部也疼的厉害。

我撩开被子,看见白色的床单上全都是血色。

我漠然的起身换了一床黑色的床单,又去浴室泡了一个澡,刚起身就接到了季暖的电话。

她激动的说:“笙儿,我找到他了……”

我疑惑的问:“谁?”

季暖不知所措的哭着,声音抽噎着道:“陈楚生,我那年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所以打死我都不信他就这样没了,即使所有人确定无疑的告诉我说他死了我都不信!我要亲眼看着他死了他才能死!”

她一直抽噎道:“我找了他七八年,找的快绝望了,可现在……笙儿,你知道我心底的幸福吗?”

我知道陈楚生,就是那个为季暖挡了车祸的人。

我轻声问道:“你在哪儿找到的?

小说文学

“乡下他奶奶家,但我现在不敢去见他,因为他的双腿残疾了,我怕……不过他到现在都还没结婚。”

难怪她昨晚有事匆匆的离开了,听季暖的意思,只要那个人是他,残疾人又怎么样?

她都敢要!!!

“你先缓缓,做好了准备再去见他。”

“嗯,我缓一段时间再去找他。”

挂了季暖的电话后我又想起昨晚的顾霆琛,温暖的要命。

我拿起那条杏色的围巾紧紧的抱在怀里。

直到饿了才起身去厨房里做饭,刚做了一个菜我就接到顾董事长的电话,他轻轻地问:“能见个面吗?”

我默然,他叹息道:“时笙,我们谈谈。”

我觉得没什么可谈的但还是答应了。

“嗯,哪儿见?”

“顾家。”

挂了他的电话我一点都不着急,慢悠悠的做好饭菜,吃饱了饭才开车到顾家。

这儿是顾家老宅,我和顾霆琛都不常回来的,而且三年的婚姻关系里顾霆琛也没有带我回过顾家。

每次都是我自己回的这里,唯一能和他一起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时间只能是新年。

他再厌恶我,他都要带着我应付顾家的长辈。

我熟稔的把车停在车库,然后进了顾家。

顾董事长看见我忙喊着,“时笙,过来。。”

我在门口看见顾霆琛也在顾家,此时的他神情漠然,眸心暗沉。

同昨晚的他真的是判若两人啊。

我进去坐在顾霆琛的对面,客套的喊了声爸。

即使离婚,他曾经始终是我的长辈。

闻言他愉悦的笑开说:“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年轻人究竟在闹什么,但有的话还是要说开,随你们怎么闹,我这只有一条底线,就是温如嫣绝不能进顾家大门,你们两个都好好想想吧。”

闻言,顾霆琛轻蔑的眼神盯着他的父亲。

我心里清楚,无人能阻拦顾霆琛的。

而顾董事长、我的前公公,听他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复婚。

我淡淡的笑说:“没什么好谈的。”

“怎么可能没什么好谈的?你一个时家堂堂的总裁嫁到我顾家受尽了委屈,现在还腾出顾太太的位置又把时家拱手相让,你这样图的是什么?你图的不过是一个男人,他现在凭什么去娶别的女人?”

我的心思众人皆知,顾霆琛从旁人的口中听的也不少,以前我都是一笑置之,现在却像是被针刺着那般疼痛,我站起身解释说:“人的心思都会变,我也是。爸,我之所以离婚是因为我对你的儿子没了感觉,把时家给他也不是我大方,只是时家是我爸妈的心血,我做生意是真的不太在行,所以才给顾霆……”

“胡扯,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明白?”

我怕他再说些什么赶紧起身离开。

我从车库里开出自己的车,在口子上看见顾霆琛正点着一支烟慵懒的抽着,我想绕过他,他却把我拦下,我迫不得已的停下车。

我脑袋晕沉沉的问:“你什么意思?”

他抖了抖手指间的烟灰道:“时笙,我们谈谈。”

昨晚的一切犹如镜花水月,他再也不会温润的喊我小姑娘。

而我对他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期望。

因为他始终会成为别人的丈夫。

我语气冷漠的问:“你想谈什么?”

他抖烟的手指一顿,眼眸颇为困惑的望着我。

最后轻轻的问了一句,“你很想谈恋爱?”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性调教室高H学校,强烈吃奶摸下面污污视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