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3355浏览716175本站已运行4414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扒开他的腿她的白浆流出

男人是不是都这么自信,以为女人就得依靠他而生存?

“不是。”

“那,告辞。”

说罢,她就从肖朗的面前离开。

原来她早就做好了走的准备,没有带走一样东西,也没有提前告诉他一声。

肖朗突然明白过来,刚才风挽宜让他安排一个女尸在湖底让容辰死心。他本来是想借此惩罚容辰一辈子,没想到风挽宜这么快就放过他,如今想想,她这样做又何尝不是放过她自己!

他死了心,她也可以离开这里重新开始,不用担心他再去找她、纠缠她、折磨她、报复她。

“小丫头。”肖朗站了起来喊道。

风挽宜在门口停下来,回首淡然地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你要去哪里?”这么突然,完全不给他心里准备准备。

“走到哪儿就是哪儿吧。”她扯了扯嘴角,那故意牵出来的笑意虽然勉强,但笑容却无比动人。

“你若是不想留在肖家也可以?至少要让我知道你在哪里。”肖朗实在放心不下她。

风挽宜去意决绝,她是不会让容辰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会让肖朗知道自己在哪里。

“如此便好。”她明媚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肖朗也没有追出去,但他安排了暗卫跟踪风挽宜。

如果她有需要的话,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毕竟他亏欠于她。

让肖朗意外的是,风挽宜离开了燕都,在偏远的一个小镇上住下,没多久还找了一份工作,她靠着高超的手艺成为当地窑商唯一一个陶艺女师傅。

她小的时候也经常用泥巴捏各种各样的形状,如今她只捏人像。

人像工艺在当地颇受欢迎,很多客人不远慕名前来。

定做陶像的客人会带上真实的画像,而每一个陶像需工时一个月才能完成。

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大家只知道一仙窑有个做陶瓷人的女师傅。

传言这位女师傅貌美惊人,但没有一个外来的客人见过她的真容。

这一天,风挽宜接到了一张画像,画像中的女子楚楚可怜,容颜幼稚,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给她送画像来的侍女笑着说“师傅师傅,你看这姑娘长得真像你呀?”

见到画像的那一刻,平静已久的心又汹涌澎湃起来。

“师傅,这姑娘是不是你的哪位妹妹呀?”

风挽宜面无表情地将那张画卷起来,她努力掩饰自己的慌张,问“这是从哪里来的?”

“听说这位客人来自燕都,是十大世家里的容家派人送来的。”

容家?是容辰吗?

“你们去忙吧”风挽宜淡淡地说。

侍女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识趣的离开,什么也没有多问。

风挽宜独坐在亭阁之中,旁边放了一叠画像,这些都是客人定下的。

她以忙碌忘记忧愁,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要塑造自己的陶像。

几个月前风挽宜离开燕都,听说容辰疯了,湖底打捞起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有人看到他在那具尸体面前落泪,还有人说,尸体烧作的灰被他带回家中存放在房中。

人们开始疑惑了,那个女人不是他的十姨娘吗?不是说她红杏出墙与人有染吗?也是他亲自下令沉塘的,莫非此事有误会?即便是误会,他也不会对着一具尸体做出这般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是啊,其他人又怎么会知道,他做了一件最错的事,无论他怎么做也无法弥补的错事。

风挽宜又将画展开,画中的自己惶惶不安,眼里有惧。

她留给容家的回忆也只有这满目的悲伤和哀愁,所以这画像,画得也实在。

眼睛最让她担忧的是,这个人像她不捏也得捏,只是希望从此以后他们再不会重逢相见。

风挽宜拿着画像走进了泥室,熟练地挽起衣袖,纤纤玉指放在泥中。

从练泥,走泥,上釉,放入窑内烧结成为素瓷。等到冷却以后进行上色画好妆容,再经过高温二次烧结。

陶人从窑里面取出来的时候,工人都震惊地瞪着。

“于姑娘,这陶人是您自己吗?”

风挽宜望着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陶人,淡淡地笑着“天下之大,有些长得相似的人也不足为奇。”

话虽如此,但大家心里还是觉得奇怪,只是风挽宜自己都不肯承认,别人也不敢肯定那是她的妹妹。

完成的陶人被送回了燕都,一个不好的预感悄然而生,风挽宜知道总有一天容辰会来这里寻她。

在他来之前,她必须离开这里。她说过的,此生不再与容辰相逢,曾经那些可笑的爱慕早就随着她一起沉入了湖底,该了断的,该结束的就应该断干净。

风挽宜决定离开,窑商领袖皆来劝她。

大家并不知道她离开的真正原因,不知情者都来劝好,像她这样名利双收的奇女子,为什么要在她最红时候选择隐退?

风挽宜只是笑着“我总要嫁人的呀?”

大家可能都忘了,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她可能会嫁一个好人家,值得好好宠爱的姑娘家。

大家都说,以风挽宜的才情,要嫁什么样的好男儿都不在话下,等着求娶佳人的男子可绕小镇一周。

一些达官贵人更是戏称,要为风挽宜做媒。最后都被她拒绝了,嫁人只是她离开的托词而已,经历了过往的那些种种不幸,她这辈子可能不会再嫁人了。

风挽宜心窍玲珑其实什么都知道,即使肖朗没有告诉她,她也曾问过郎中自己的身体,她非常清楚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风挽宜孤身一人离开小镇,一辆马车,一只小狗,一个姑娘。

夕阳下,金阳铺满了小路,像是奔向辉煌的未来。

她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漂流着过,或者是走到哪便是哪。

然而,上苍从不仁慈。

她因做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陶瓷人,远在燕都的容辰被惊动了。

原本是下人为了让他重新振作起来请画师画了风挽宜的画像,又派人前往仙瓷镇请妙手陶艺女师傅打造一个陶瓷人像,以慰容辰的相思之苦。

万万没有想到,容辰见之欣喜若狂,打赏了督办此事的所有人,因其中一人不小心说出仙瓷镇的陶艺女师傅,貌美无双,实则与这陶瓷人一模一样。

不过是一句揣测,随口一说,就像平日茶余饭后的闲谈,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容辰一只手拿着陶瓷小人走了出来“你说谁和她长得像?”

大家怔住,但很快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这些人并未见过风挽宜的真容,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万分确切的证据,他们也不敢保证。

只是说。“仙瓷镇的人这么说的,我们也没有见过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就为了这万分之一的可能,容辰去了仙瓷镇。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文学

赞一下
上一篇: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开嫩苞舒服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