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6670浏览780494本站已运行4517

公交上的乱理,一女被两根凶猛挺进

叶辰的突然出声,让得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众人都扭头看来,叶辰仍旧是背对众人,自顾自地喝着咖啡,但所有人都知道,声音是从他这个方向发出的。

肖雯玥心中大为感动,在这种危急时刻,李晶晶的男友徐海已经沉默在一旁,而平日里对她嘘寒问暖的追求者王轩,也认怂闭口,不敢说半句话,偏偏是她瞧之不起的叶辰站了出来。

但她感动之余,便是担忧,这四人凶悍无比,身上都带着杀伐之气,恐怕每个人手头都有几条人命,连王轩这个习练散打多年的运动健将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叶辰这时候站出来,有用吗?

“小子,是你在说话?”

为首的刀疤脸大汉,舔了舔嘴唇,语气不善。

叶辰将咖啡杯放下,不紧不慢,缓缓站起身来。面向了这边。

“不错,是我!”

他手指抬起,指向了肖雯玥。

“把她放了,至于其他人,跟我无关,你们想怎么样,我都不管,但是她,你们带不走!”

“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考虑,是接受我的提议,然后离开,还是要我出手,把你们全部解决?”

他话音淡漠,好像在陈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怔,表情各异。

“这家伙,是疯了吧?”

徐海心中冷笑,觉得叶辰简直蠢到家了,在这种时候强自出来充英雄不说,还出现挑衅这四个凶徒,狂言要一人把他们全部解决?

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四人的力量,速度远超常人,连他这个体育健将和王轩这样的散打好手都过不了几招,叶辰一个文弱学生的模样,怎么跟他们斗?

“这个蠢货,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真是嫌自己命长了!”

王轩嗤笑一声,在他看来,这四个大汉都没有找叶辰的麻烦,他在一旁躲着就好,现在主动站出来,根本就是找死。

四名大汉一脸戏谑,叶辰虽然高大,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但是跟徐海王轩等比起来,身材略显单薄,他们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刀疤脸汉子双目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已经亮出了自己手中的刀子。

“小子,我杀人越货这么多年来,你是我见过说话最狂的一个!”

“出来做英雄,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凭你,能做什么?”

刀疤脸冷笑一声:“我们不只不会放人,我还要让你走不出这间咖啡馆,你信不信?”

他眼神中杀意爆涌,竟是动了杀心。

肖雯玥心中焦急,她虽然看不起叶辰,但也不希望叶辰为了她赔上自己的性命,不住地给叶辰使脸色,让他找机会逃跑。

叶辰全然没有理会她的神色,只是淡淡一笑:“是吗?看来你们选择了后者!”

“小子,下辈子投胎,不要再强装英雄,这代价,你付不起!”

刀疤脸狞笑出声,准备上前对叶辰出手,忽而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扼住。

“什么?”

他心头一惊,扭过头来,不知何时,叶辰竟然已经到了他的身旁,还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试图挣脱,但叶辰那修长白皙的手掌,就好似铁钳一般,让他分毫动弹不得。

“咔嚓!”

叶辰手掌轻轻一抖,只听一声脆响,伴随着刀疤脸的一声惨叫,他已经被扔到了后方,一连撞碎了司四五张桌子,瞬间不省人事。

这番变故,让得所有人都是一呆,没有任何人想到,如此凶悍的刀疤脸,居然会被叶辰这么轻易收拾掉。

“你”

其余三人立刻意识到遇见了高手,挟持肖雯玥和李晶晶的两人,正要逼近她们,用来威胁叶辰,在他们抬手的一刻,叶辰的手掌已经扣在了他们的手腕上。

“咔嚓!”

又是两声脆响,两人手腕齐齐被叶辰折断,而后叶辰连出两腿,把他们踢倒在一旁,捂着肚子不住吐着酸水,已然丧失了战斗力。

肖雯玥和李晶晶彻底惊呆了,她们觉得叶辰就好像电影中突然出现的超级英雄,将陷入危机的她们救下。

徐海和王轩,则是完全傻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么厉害的凶徒,转眼之间,就被叶辰干掉了三个,简直如喘气吃饭一般简单。

叶辰看都没看肖雯玥一眼,径直从她身旁走过,站到了最后一个大汉面前,眸子淡漠,深邃如星。

“该你了!”

大汉脸上的戏谑笑容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惊恐。

他是四人之中战斗力最弱的一个,叶辰却先后将其余三人都放倒,他又怎么可能是叶辰的对手。

“砰!”

叶辰没有多余动作,一脚踢出,正中其面颊,他仰头就倒,鲜血满面,完全失去了意识。

一分钟,只是短短的一分钟,这四名凶悍匪徒,被叶辰一人团灭。

肖雯玥眼波流转,看着单手插兜,面色平静的叶辰,内心跌宕起伏。

想起自己之前对叶辰的种种鄙夷和不屑,而现在却是被叶辰所救,她大为羞愧。

叶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他打开咖啡馆大门,门外一群保安还有赶来的警察将通道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已经没有威胁了,进去抓人吧!”

叶辰一句话丢出,所有人都一脸迷惑,半天之后,才有惊诧试探着进入了咖啡馆内,眼前的场景,更是让他们瞠目结舌。

在警察局做了一份笔录之后,叶辰拒绝了褒奖,肖雯玥和李晶晶想要向他道谢,却发觉叶辰早已离开了警察局。

回到家中,肖雯玥还是有些失神,回想起今天在咖啡馆发生的事情,她还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

“玥玥,你回来了,小辰呢?”

何慧敏从厨房里出来,她也是刚到家不久,看到肖雯玥一个人,也不见叶辰,她有些奇怪。

“叶辰吗?他走了吧!”

肖雯玥有些心不在焉,之前还极力反感叶辰在她家中住下,现在却又想见见叶辰,这种心理,十分矛盾。

“走了?”何慧敏一脸忧色,“他一个人,在卢城无依无靠,他会去哪?”

肖雯玥心中有些烦乱,随口回道:“也许他有自己的去处,对了,他走之前,留了东西给你,就是那个!”

她指的自然是叶辰留下了牛皮纸包裹。

何慧敏听说也叶辰留下来了,立刻将包裹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她先是一愣,而后表情舒展,露出欣慰的笑容。

“妈,里面是什么东西?”

肖雯玥扭过头来,一脸好奇。

何慧敏将包裹摊开,露出了一扎扎的百元大钞,足有十扎,而旁边,是之前何慧敏给叶辰的那一千元现金。

何慧敏将钱放在了一旁,下面是一张字条,肖雯玥忍不住快步上前,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字条上面写着一段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姨的恩情,叶辰永远铭记在心,这是我还您的钱,有机会再来拜访!

何慧敏感慨道:“当年,我在山中迷迷路,是小辰带我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事后我给了他一万块,当做答谢,但他坚持说这是他借给我的,日后一定会归还,我当时也没当回事!”

“没想到,过了几年,他真的来还钱了,而且,还还了十万,这样的男孩子,真是世间少有了啊!”

一旁的肖雯玥闻言,顿时如遭雷击,表情彻底凝固。

肖雯玥回到了房间,一个人靠在阳台上,神情恍惚。

之前,她觉得叶辰厚脸皮、没有牌面、死皮赖脸地跑来投靠她的母亲、还不知廉耻想要在这里住下,她以一副高傲姿态教训叶辰,说他不知道自食其力。

之后,更是向闺蜜李晶晶吐槽,李晶晶还跑到叶辰面前说教了一番。

到头来,叶辰压根就不是来寻求帮助的,是来还钱的,而且还是十倍奉还。

从头至尾,叶辰都没有反驳过一句,也没有解释过什么,而在她危难关头,还挺身而出出手相救,她却连一句最基本的“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

肖雯玥拍了拍脑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受过。

“叶辰,你去了哪里?”

傍晚时分,叶辰接到了吴广富的电话。

“辰少,你要找的省内最肥沃的土地,还要花一些时间筛选,至于您说的那位女孩子的信息,已经查到了!”

“她就读于三中高三四班,我已经帮您安排了插班生的身份,学生证也办好了,今晚就给您送到别墅去!”

叶辰点头道:“我知道了,土地的事情,不用太急,重要的是细心,信息一定要确保准确!”

吴广富连连应声,叶辰这才挂断了电话。

“嗖!”

他刚转过头,一道劲风扑面而来,是一颗铁球,就砸在他脚旁,将坚硬的石板都砸裂了一个窟窿。

“孩子,没伤到你吧?”

一个中年人快步走来,对叶辰歉意道。

他长着方正国字脸,虎目泛光,看上去威势逼人,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庄严气度。

她身旁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娇俏女孩,样貌精致,肤纯齿白,穿着一身黑色武服,纤纤玉手上还抓着一个铁球。

见叶辰没有回答,而且铁球只是砸在地上,她顿时皱眉道:“爸,又没伤到他,干嘛给他道歉?”

她声音略带刁蛮,一听就

小说文学

知道平日里是被惯坏了。

“小苑,住口,铁球脱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虽然没伤到人,但惊扰了人家,赶快道歉!”

中年人一脸正气,严肃道。

名叫小苑的女孩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对叶辰说了一声对不起,声音有气无力,毫无诚意。

叶辰看了中年人一眼,而后又扫向小苑,淡淡道:“以后要用铁球练拳,最好小心一些,换个没人的地方!”

小苑一听,顿时来了脾气,也不顾中年人在场,嗔怒道:“我已接近跟你道歉了,不要得寸进尺!我选什么地方,跟你有关系吗?我就喜欢在这里练,怎么了?”

她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被家里之外的人教训过?

不过她也十分奇怪,叶辰怎么知道她是在用铁球练拳?

叶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跟她再去争辩,快步离开了。

“什么人啊这是,我勉为其难给他道歉,还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跟我装起来了!”

看到叶辰远去,小苑还是一脸不爽,忿忿道,要不是她父亲在旁,她早就忍不住出手教训叶辰了。

“小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性格,得改啊!”

中年人正色道:“不要以为练了内家拳,修成了内劲,还有我们寒家站在你背后,就可以横行无忌,不把他人放在眼里!”

“这世界上,卧虎藏龙之辈不知何几,你这性格,终归会吃亏的!”

小苑根本没把中年人的话放在心上,不以为然。

“卧虎藏龙?爸,你看那家伙的样子,像是什么龙虎之辈吗,我看就是个软脚虾,有什么好顾忌的!”

中年人这次倒是没有反驳,的确,叶辰脚步虚浮,动作随意,根本不像是会武的人,并不值得他注意。

叶辰在繁华的市区闲逛了一晚,体验了一把重归城市的感觉。

他这些年来,要么就是在深山野林,要么就是在绝境险地,现在重回都市,给他一种久违的新鲜感。

这一逛,就逛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街上行人已经寥寥无几,他途径一条偏僻的街道,街道尽头,是一家宵夜摊,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叶辰闲来无事,就在宵夜摊坐了下来,点了一碗麻辣牛肉面,细细品嚼。

他坐下后不久,又有两人来到,无巧不巧,正是他之前遇到的那对父女。

中年人对叶辰点头微笑,坐到了旁边桌,小苑却是白眼一翻,根本懒得理会叶辰。

“到哪都能遇到这个家伙,真是晦气!”

叶辰自顾自吃面,对这对父女的到来罔若未闻。

小苑练了一夜,感觉到非常饥饿,宵夜一上来,便狼吞虎咽,中年人坐在一旁,时不时露出微笑。

宵夜摊旁边,是一个建筑工地,虽然时值深夜,但仍旧有人在忙碌着。

小苑快要吃完,中年人起身到街道另一头的商店去买些营养饮料,他刚走出百步,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

中年人惊诧地抬头看去,只见建筑工地上的起重机绳索断裂,足有数顿重的钢材垂直掉落,而所掉落的方位,正是小苑坐的位置。

“小苑!”

中年人惊呼出声,目呲欲裂。

他虽然实力不俗,但此刻跟小苑相距百米距离,而那钢材垂直下落的速度却是不下于一匹狂奔的野马,他还未到达小苑身旁,钢材早已落下,他根本赶之不及。

小苑也意识到了危险发生,起身想要躲开,但她今天蹲马步蹲了六个小时,同时以铁球练拳,体力消耗巨大,这一下神经反应根本跟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顿重的钢材当头压下。

“不要!”

看着钢材越来越近,她尖叫出声,满心绝望,已经闭上了眼睛。

“唉!”

就在此时,一声轻叹从旁传来,同一时间,小苑感觉到身侧有风流涌动。

过了许久,小苑并没有感觉到巨大重量压砸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顿时呆住。

在她身侧,一道修长的身影傲然而立,一只手掌微微抬起,竟然将那数吨重的钢材,就这样托举在了半空中。

百米之外,中年人表情骇然无比,声音更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潇洒如意,举万斤如鸿毛,这少年,竟然是一位武道至尊?”


赞一下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