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16671浏览780494本站已运行4517

老师喂我奶,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叶轩的体检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叶庆雪总算放心了。

从医院回到家,她便从抽屉翻出了一串钥匙。

“没事多到小区转转。公司还有点事,我得先去处理一下。”

她一边说,一边换上了工作装。

叶轩看着她换衣服,从一个青葱女孩变成商场女强人,虽然造型百变,但仍然是青春无限。

“别说,还挺好看。”

“那是!”

叶庆雪本身就充满自信,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提着包走到门口换鞋。

“走了啊。”丢下一句话,看了眼叶轩,她便匆匆下去了。

目送姐姐离去后,叶轩走到阳台的落地窗旁,倒在沙发上晒晒太阳。

既然回到了地球,自然要好好享受享受。

更何况,吸收太阳的能力,本就是他修炼的一种。

仔细回顾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修仙之路,太过平顺,几乎没遇到过什么障碍,仅凭一部《玄心志》在三百年达到化境真仙。确实算得上平步青云了。

仙域的修炼阶段可以分为四境:地元境、天元境、元丹境、造化境。每境分为三阶。

达到地元境,基本在地球上所向披靡。

不过也得打通了经脉才能有修到地元境的希望,像凡间那等习武之人,几乎穷尽一生也是不可能的。

而到了天元境,就和神仙没有什么区别了。

至元丹境,也就是究极生死之境。

到了造化境,也称真仙,是能够变化世间的存在了。

叶轩只用了短短几百年,就达到了别人几千年甚至几万年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自然根基不会太稳固。

直到位面之战被诸界陷害到地球,他才突然醒悟。

“修仙之路,还得自己多加努力巩固才行。”

不过这条路,他早已轻车熟路,外加上多位先师究极数万年心血而创的《玄心志》,如今只是需要踏踏实实重新走一遍而已。

休息了会儿,叶轩便开始坐在窗边打坐,逐渐进入修炼状态。

直到夕阳西下,叶庆雪下班时,他才修炼完毕。

叶庆雪从外面打包了饭菜回来,两人在餐厅吃饭。

“一天都在家里睡觉?”叶庆雪问。

叶轩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这样不行啊,休息几天后就可以去上学了。我会提前和学校打招呼。”

“上学?”

叶轩双眉立皱,这是他回到地球听到的最惊悚的两个字。

上学,还不如继续病着呢。

“怎么,还想翘课啊?”

“没有,只是那样很浪费时间。”

“难道你想一辈子宅在家啊?多出去走走嘛。不正好和晓菡联络联络感情。”

“苏晓菡?”

叶轩喃喃道了一句,已然吃不下饭了。

他神色望向窗外,脑海浮现出一张精致的女孩面孔。

这个名字,他又怎会忘记呢?

苏晓菡可是苏家的掌上明珠,他叶轩的未婚妻。

叶、苏两家,原本就是世交,爷爷那辈时两家就结下了生死交情,到了父辈时,两家更是一起在江州创过业。

那时候几乎是一口锅里吃饭的人,所以叶轩和苏晓菡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小伙伴。

两家甚至给叶轩和苏晓菡定下了婚约,等双方二十岁时结婚。

这桩婚姻有很多父辈的因素,那时候叶家在生意场上比苏家要大很多,苏家便以此向叶家攀了一门亲事。

苏晓菡从小和叶轩玩在一起,对于这样的安排不但不反感,而且很欢喜,希望快快长大好嫁给叶轩。

不过后来叶轩病重,叶父也无心事业,公司几度濒临破产,叶父跳楼自杀后,若不是叶庆雪亲自打理,估计现在早就没有世纪公司了。

而苏家在几兄弟的努力下一直平步青云,甚至短短几年间成为了江州有名的企业。

两家几年间就拉开了不小的距离,叶家与苏家的联姻逐渐变成一个说说而已的笑话。

毕竟叶轩是个废人。

别说他苏家了,就算是自己叶家的人都不想承认叶轩。

苏晓菡虽然还对叶轩存情,但也仅此而已。

如今两人身份悬殊,更加攀扯不到婚姻大事了。

时过境迁,如今的叶轩想到这些,虽然不会有太大感触,但毕竟都是经历过的事。

对于苏晓菡,他谈不上爱,更加说不上恨,毕竟是人之常情。

“怎么,你未婚妻就不记得了?”

叶庆雪见他如此深沉,便半开了一个玩笑。

“当然不是。人家不记得我,我又何必再去牵扯呢?”

“你倒是很看得开啊。”

叶轩呵呵一笑,并未回答,人世间的事,对于他来说,哪里还有看不开的。

叶庆雪刚才提到苏晓菡,也是无意间说了一下,本来是想劝劝他的,没想到他心态比自己还好。

一时也就无话了。

饭罢,两人各自回房休息。

……

次日,叶轩起来的很早,窗外阳光也的确不错,姐姐早早去公司上班了,他起来后无所事事,准备下楼吃了早点后去公司转转。

毕竟这是父亲唯一的遗产,若不是因为自己,说不定也像苏家一样,成为大企业了。

如今公司危若累卵,他首要的任务,就是重振父亲的基业。

经过楼下花园,叶轩来到附近的美食街,找了一家熟悉的早餐铺,就坐在外面。

“老板,两份小笼包。”

印象中,他以前经常在这吃蒸笼的,地道的早餐店如今还是这样。

而此时,对面一家豪华的广式早茶店内,走出来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

他们全都穿着一溜的运动服,且都是国际名牌。

“走吧,也吃饱了,该去爬山了。”

个子最高的男生挥了挥手,掏出了宝马钥匙,走到最前面,准备去取车。

“周洪涛,你难得组织爬山,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其中一个女孩偷偷看向旁边的女孩,坏笑了声。

“不会是要向菡菡表白吧。哈哈。”

那女孩说着,看向旁边那个被叫做“菡菡”的女孩,不过此时的她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早餐铺的叶轩。

“菡菡?菡菡!你怎么了?”

那女孩眼神闪烁,徐徐往早餐铺走去。

“遇到熟人了?”

周洪涛等人也跟上去了,看到对面早餐铺坐着的少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女孩走到了叶轩桌旁,定在了那,浑身不自觉颤抖。

“叶轩!”

叶轩抬头看去,正是他的未婚妻苏晓菡。

“晓菡!”

两人四目相交,对视良久。

几百年了,叶轩仍然清晰地记得她的面容。

苏晓菡很漂亮,漂亮得让前世的他爱慕不已,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如今再见,虽然没了那种感觉,但毕竟是久别重逢。

“你好。”

眼前的苏晓菡带着一副墨镜,头顶还戴了一个黑色的鸭舌帽,穿着白色运动T恤,黑色的运动短裤,一双俢长的细腿下是一双红色的运动鞋。

作为一个18岁的青春少女,苏晓菡打扮的充满活力。

反观叶轩,虽然也是一副年轻的皮囊,眼神中却已历尽千秋,无疑是统领万界苍生的气势。

“真的是你吗?”

苏晓菡忍不住上前两步,想要伸手牵住叶轩的手好好感受。

刚伸出去,却被刚才那个女孩拉了回来。

“菡菡,别冲动。”

拉住苏晓菡的正是她的好闺蜜郑小曼。

“你又不是不知道,叶轩有病,小心被感染。”

“这可不是小事啊菡菡,狂犬病都能死人,何况叶轩的情况呢?”

对于叶轩她当然是很熟悉的,只是她一直不是很赞同苏晓菡和叶轩在一起。

更何况如今叶轩的家势与苏家相比简直天壤之别,郑小曼经过好长时间的开导,才让苏晓菡慢慢忘记叶轩。

没想到今天却在这碰上了。

郑小曼赶忙在苏晓菡耳边小声劝导。

毕竟叶轩是个病人,虽然如今活生生坐在这,但谁知道他的病好没好呢?

“叶轩,醒了?”

此时身后的周洪涛和王少康等人也跟了上来。

这群人原本都是江州高中的学生,平日里都是朋友,对于叶轩,他们自然熟得不能再熟。

只不过时过境迁,大家已经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了。

虽然是同学,但周洪涛的背景甚至比苏晓菡还强很多,毕竟他家是搞连锁健身行业的,业务拓展将近半个江陵省,周洪涛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而且依靠自己家族公司的背景,他自己练就了一身强健的体魄,合身的运动服穿在他身上,简直是天衣无缝。

这还不算什么,他们家搞的是健身行业,所以私下里培养了很多打手,整个江州上上下下有武斗的地方,几乎就有他们的人,周洪涛作为公司的公子哥,对于这些打手,当然是召之即来的。

旁边的那位王少康正是郑小曼的男朋友。

他家里也十分显赫,父辈的时候就在江州打拼,如今江州的繁华地带都有他们家开的酒店。

只不过王少康家是正经的商人,关系没有周洪涛家硬,所以两人玩在一起,以周洪涛为主。

叶轩放眼看了下这伙人,除了苏晓菡,他是一个都不喜欢,所以对于周洪涛的招呼,他理都没理。

只是苏晓菡不敢牵他的手,倒让叶轩有些失落,半开玩笑道:

“怎么,这么久没见我,害怕了?”

“不,不是!”

苏晓菡低下了头,脸色羞红,对于和叶轩的关系,她心里也是矛盾的。

一方面,叶轩是她青梅竹马一起玩到大的,小时候对他甚至有一种天然的崇拜,后来慢慢转化为爱情。

只不过长大了,事情变成了这样,苏家逐渐不再理会叶轩,她不敢违背父母的意愿,也就慢慢疏远了。

更何况这些年叶轩跟个废人似的,哪个女孩会看上他呢?

“害怕?叶轩,别自以为是好不好。”郑小曼撇了他一眼。

“你身上哪一点值得害怕,哈哈。”

“小曼,少说两句。”

苏晓菡赶紧拉住郑小曼,她知道叶轩最不想别人提的就是他的病。

“叶轩,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

“以为我活不过来了?”

叶轩慢慢站起来,这才转眼看向周洪涛。

周洪涛最近一直在追苏晓菡,对于她刚刚苏醒的未婚夫叶轩,是充满敌意的。

虽然他满心不悦,但面对叶轩时,还是装出了一副笑脸。

“大家不都是没想到嘛?是不是。叶轩,你能重新醒过来,大家都为你高兴呢。”

“以后,我

小说文学

们可以慢慢玩了。”

说到“慢慢玩”时,周洪涛的语气特意加重了几分,明显是带有挑衅的意思,与此同时,伸出手向叶轩表示友好。

“随时奉陪!”

叶轩微微一笑,也伸出了手。

“这样最好。”

周洪涛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一把拽住了他,整个手套住了叶轩的手掌,用力捏了下去,脸上还闪过一丝戏谑。

“小样,跟我斗,你算什么东西?”

周洪涛越来越用劲,整只手掌几乎将叶轩的手捏成了团。

他本就是常年健身的人,身强体壮,且心狠手辣,现在抓住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在苏晓菡面前秀一把。

周洪涛微微咬牙,虽然面带笑容,但明显看得出是在用力气压迫叶轩。

旁边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来,王少康和郑小曼站在一旁,也露出了一丝嘲讽。

苏晓菡看着他们两人的状态,觉得有些不对,这还哪是握手啊?

“差不多行了啊。”

她正准备上去劝慰,郑小曼又拉住她。

“菡菡,只是朋友见面握个手,你别太当真了。”

“对,菡菡,叶轩又不是废人,这不好好站在这了嘛?你别太小看他。”

周洪涛说完,微微一笑,右手用力一箍:“是吧,叶轩。”

“当然!”

叶轩仍旧不动声色,只是微微运力到右手上。

一时间他的手像一道紧箍一般反梱住了周洪涛的手。

“厄……”

“这什么情况?”

瞬间,周洪涛手心冒汗,微微发抖,不可思议地看向叶轩。

他原本想借握手的机会,吓一吓他,没想到这小子的手突然像一块铁一样僵硬起来,而且拔都拔不掉。

这个病人哪来这么大的力量?

“啊!”

周洪涛忍不住发出一阵惨叫。

他已经被捏得全身发抖,两脚不由自主地往前倾,看上去是在握手,其实那姿势已经和扳手腕没有区别了。

“叶轩,够了!”

周洪涛声音放低,已然有些求饶的意思了。

“是吗?”

叶轩猛一松手,周洪涛这才如释重负,整个身子朝后仰去,连退了几步,用脚后跟顶住桌子这才缓过神来。

“不错嘛?叶轩,看来身体是真好了。”

他收回手,背在身后微微发抖,不明白叶轩为何醒来之后会这么有力气?

“不会是为了面子,死扛吧?”


赞一下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公交上的乱理,一女被两根凶猛挺进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