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www.chinavisahelp.com 麒迹九州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59577浏览1101545本站已运行4113

渡濑晶,言教授要撞坏了

以后见着刘哥,必须给他一杯卡布奇诺!

  原本吧,离别是个挺伤感的事情,哪怕就是出一趟远门。

  可因为刘澈,王角觉得还是赶紧走人才是,在这小小的杀龙港,哪能提升自己的才华啊。

  刘哥他不也说了么。

  人得升华。

  升华!

  “行礼都收拾好了?”

  “好了噻,包袱铺盖儿不用多带,过路哩时候,可以现买现用嘛。”

  “一大家子呢,人吃马嚼的,现买现用?你是有金山啊,还是有银山?”

  “官人~~”

  金飞山一脸的娇羞,故作腼腆地侧着身子,“小女子就是金山噻~~”

文学



  “……”

  “好了嘛,做啥子嘛,嘞个睡觉哩东西,才用好多点儿钱嘛。我又不是没想到起,胖妹儿跟黑皮女娃子哩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噻~~”

  翻着小白眼儿,金飞山双手交叉抱着胸,噘嘴表示着不满。

  “好好好,我的错,我们家就小金金最能干,这总行了吧!”

  “哼!”

  歪着头,金飞山小白眼儿翻得更勤快了。

  “你是不是有事儿啊?”

  “官人~~我好多岁了嘛。”

  “看着像十六。”

  “哎呀~~老子跟你好好说唛你跟老子……真哩像十六?”

  “不是真的还假的啊,你怎么看都像十六。”

  “嘿嘿……”

  金飞山顿时大喜,忽地俏皮地挑挑眉毛,“那我没得啥子要说哩喽。”

  “你原先打算说啥来着?”

  “嘿嘿……我不说。”

  背着手,金飞山一脸的窃喜,回

lol童话

房间梳妆台前左看右看,比划着法令纹、鱼尾纹、抬头纹各种纹……

  好一会儿,一脸暗爽地掩嘴道:“嘞娃儿最让老子满意哩,就是嘞个诚实!”

  藕臂托香腮,越看镜子里的自己越美,金飞山更是摇头晃脑地问道:“镜子诶镜子,你说嘞个世上,最漂亮哩女子,是哪个唵?”

  然后这女子又用胸腔共鸣大法,用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说道:“当然是金飞山啦~~”

  噗!

  嘭!

  金飞山顿时拍桌而起,双手叉腰就娇叱道,“哪个生娃儿没X眼哩听墙根儿?你咋个不听你祖祖哩坟包包唵?”

  “你会说人话不说?!”

  隔着门也能感觉到彭彦苒的倔脾气,就见她跨门而入,一张脸很是不善地盯着金飞山,“就你这跟吃了铳药的,路上还指望你长个心眼?到时候你可别惹事!”

  “哎哟哟~~老子还当是哪个,原来是你噢。对了噻,你们长沙路哩,就是不讲规矩噻~~”

  “你说什么!”

  “说啥子?你是聋哩传人唛?老子跟你说个锤子!”

  “你找死!”

  “来嘛,老子怕你个黑皮妹儿嗦,你敢动手,老子就敢躺到起,到时候看官人咋个说嘛~~”

  说着,金飞山伸出手指,欣赏着刚做的指甲,这可是和萧温结婚当天做的同款,尽管是大红色,可亮眼的很,煞是好看。

  “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是夫人的屋里人,跟你不一样。”

  “哟哟哟……还屋头哩人,你咋个不说是屋头哩神唵?老子看你就是神戳戳哩,给老子摆啥子哦。”

  金飞山一脸不屑地看着彭彦苒,“官人碰都没碰你,你说你有啥子用嘛。”

  “你!”

  被这么一怼,彭彦苒又羞又怒,顿时杏眼圆睁,“你不要脸!”

  “官人喜欢噻,官人就是喜欢老子不要脸噻~~”

  一脸得意的金飞山更是双手托着自己的脸蛋儿,然后笑嘻嘻道,“你看白不白嘛,白里透红,跟你不同~~哈哈。”

  “你放屁!”

  彭彦苒当时就急眼了,双手攥着拳头,全然忘了自己来金飞山这里的目的,现在她就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并非是金飞山说的那样。

  “我跟你嘞个憨批娃儿直说嘛……”金飞山面带得意,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架势,“官人唛,就喜欢又白又嫩哩女娃儿,你看一哈你自己嘛,你看一哈嘛。”

  说着,金飞山还拉着彭彦苒的胳膊,拉到了梳妆台前,“你照照镜子嘛,你自己看嘛,不要说跟夫人比,你就是跟我比嘛。”

  这妞咧嘴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甚至还冲镜子比划了一个手势,而镜子里头,英姿飒爽小麦肤色的彭彦苒则是满脸寒霜,一双眼睛恨不得喷火,但是很快,又眼神流露出了自卑……

  尽管是一瞬间,但金飞山如何不知道这眼神,想当初,知道萧温比王角还小一岁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心碎了。

  当然了,后来搂上了萧温,她那颗碎了一地的心,当时就重新缝合了起来。

  毕竟,在金飞山看来,胖妹儿多治愈啊,多温暖啊。

  又柔软……不是,又温柔,又亲切。

  “……”

  彭彦苒不想说话,甚至都没有哼一声,直接瞪了一眼镜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是瞪金飞山还是瞪自己,然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金飞山的房间。

  “不要生气嘛,这都是天生哩噻……”

  扶着门框,金飞山探着脑袋伸着脖子,看着彭彦苒气鼓鼓的背影,笑着喊道。

  等彭彦苒蹬蹬蹬蹬下了楼去,她这才做了个鬼脸,“哈戳戳……”

  “哼。”

  扬着下巴,俨然就是个斗赢了的公鸡一般,就差要舒展

闷油瓶的育邪日记

翅膀,彰显一下自己的威风。

  “黑皮妹儿还是见识浅……”一脸小得意的金飞山,完全就是“过来人”的架势,“就官人那色批样儿唛,哪里是不想抻手,完全就是有心无力噻~~”

  阿嚏!

  正在收拾文件的王角,在书房里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之后,准备继续收拾,却听到书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抬头一看身形,便知道是彭彦苒:“小苒,来得正好,我要把《门房秦大郎》整理……卧槽!”

  等彭彦苒掀开珠帘走近了,王角直接吓了一跳,“你你你……你干什么?!”

  “大、大郎,我这样看上去,会不会……会不会……”彭彦苒一脸的不自信,“会不会白一点儿?”

  “你他妈这是糊墙呢?”

  王角寻思着自己也不用干刮大白的活儿啊,可眼见着彭彦苒一脸的雪白,那腻子厚得简直令人发指。

  整张脸抹得跟女鬼似的,差点没把王角给吓死。

  “大郎是不是不喜欢皮肤黑的?”

  “你闹什么呢,突然来这么一出,咱们都要上路去京城了!”

  “郎君是不是嫌弃我皮、皮肤黑……”

  “黑尼玛个头啊黑,你这叫黑啊,你这叫健康!你见过昆仑洲的娘们儿吗?那才叫黑!”

  忽然,王角反应过来,直接问彭彦苒道,“小苒,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你去找山姐了?”

  “嗯……”

  见彭彦苒点点头,王角顿时大怒,“这女人就是欠扁!”

  “跟她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你受什么刺激了,被她这么捉弄。你是不是傻啊,我什么时候嫌弃你皮肤黑还是皮肤白了?我就喜欢漂亮的,你漂亮吗?漂亮啊,那我当然喜欢啊。你担心个屁啊。”

  “……”

  按理说王角是在骂人,可彭彦苒被他这么一通数落,竟是心中暗爽不已,更是暗忖着:我也漂亮,我也是美人。

  “那、那为什么夫人洞房……那个……”

  站在书桌边绞着手,彭彦苒非常的为难,很是难以启齿的样子,“我算是夫人的人,是通房来着……”

  一听这个,王角虎躯一震,寻思着这能说真话吗?

  当然不行。

  于是一脸正色道:“什么通房不通房的,你自己就算一房,咱们以后也办个酒,怎么地也不能真当丫鬟来看啊,对不对?”

  “啊?”

  彭彦苒杏眼圆睁,很是意外地看着王角。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圣人,去了京城,我肯定也天天跟着喊这个平等那个一致,可你跟着我,我

锦鲤吸水

当然也爽啊。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呢……”

  说着,王角一把握住了彭彦苒的手,“至少也要让你感觉到,我是在意你的,不是拿你当附属品。”

  “相公,我……”

  “什么都别说了,我去给你打盆水,先洗个脸。”

  “嗯!嗯……”
赞一下
麒迹九州资讯网--社会、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你是不是欠g了阅读,日在校园h版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